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 访台札记  
浙江新闻
浙台交流
情系故土
访台札记
服务快讯
 

太鲁阁纪行

2005-05-08 00:00:00
华夏经纬网

我们乘车离开台湾花莲市 ,直奔太鲁阁公园,那里是台湾东部山区最著名的风景胜地。太鲁阁也是原住民的语言,意思是“伟大的山脉”。我们身临其境,觉得太鲁阁以高山峡谷的地形作为游览观光的主要特色,非常恰如其分。凿击之声犹在耳际一边是陡峭的山崖,一边是无际的大海,平坦的公路按海岸曲线走向蜿蜒伸展。转而进入太鲁阁豁区,便是两边都是层层浓绿的峰峦了。只见一栋飞檐翘耸的牌坊当路而立,壮硕圆柱漆成朱红色,梁额上书写着“东西横贯公路”的烫金字体。所有汽车从牌坊底下来往,牌坊也就成了太鲁阁的大门。车再前行,公路直深入群山腹地,如一条系在山中的腰带。安宁桥是个铁索水泥桥,形状如同一架老旧而笨重的竖琴。细心的司机林先生特意让我们下车,他把车开过桥去等。我们信步走上桥面,抬头观望巍峰的山势,低头逡巡桥下的乱石。裸露岩壁间流泻着山溪,涓涓细流奔向河谷。走出安宁桥,路边一座六角凉亭,旁边建有一道突起的大坝,四个天蓝色的发电机组仿佛四个门神。这是一个利用就地资源的小型水电站。积在坝内的一大片水面像一大块乳白色的结晶体,并没有清亮的透澈。朋友告之,太鲁阁与其它地方不一样的是,高耸的陡峭绝壁全由大理石岩层构成,有人称之为“大理石峡谷”,因此水流一旦积蓄在小水库自然呈浆汁状了。太鲁阁的景点,大多分布在东西横贯公路东段沿线的两旁。30多年前,还缺乏现代化的施工设施,在坚硬的岩层之中开出一条蜿蜒曲折的通道,是极其艰辛的工程。穿行在“燕子口”的时候,我们似乎仍能听到一锤一锤的凿击声。像燕子做窝那样的险竣,是对太鲁阁山路的最好形容。山洞连着山洞,隧道的完好全凭着天然岩层的坚实程度。一旦山洪爆发,敞开的路面很容易落下石头,危及车辆和游人安全。因此,清理路障是经常性的安全措施,同时规定有车辆单向行驶的时间。另一方向的车辆很快就排成了长队,有人下车跑到前面去询问,听挥动小旗的执勤人员的解释。更多的人打开收音机,靠着车座位打瞌睡。着急没有用,只有耐心地等待。哨音一响,车流滚动起来。越往太鲁阁腹地去,越是令游人赞叹。从游览图上看,注明“一线天”的景点只有一处,其实两峰相对留着狭长蓝天的地方,在山道旁不难寻觅。“燕子口”这段险路上,除了洞中的汽车道,外边还修有铁杆围起的步行道,可供游人观赏。有时间的话弃车步行,仿佛接受大山深处的馈赠,因为路旁悬挂着一幅幅绝不重复的山水画。太鲁阁风景区内的大峡谷总长20公里,沿线的风光美不胜收。青山碧水之间,既有丰富自然景观,也有厚重的人文景观。随着现代文明的进步,人们对于自然生态的认识越来越深入。太鲁阁公园得到了全面的自然保护,是台湾社会的福音,也是人类社会的福音。看惯了闹市人工景观的人来到这里,投入大自然怀抱,会着迷于这里不加雕饰的纯朴天然。如果把太鲁阁比作少女,那她绝不是浓妆艳抹的小组,而是不施粉黛的村姑,以她的天生丽质而楚楚动人。与山水珍奇的相守当我们站在立雾溪河谷旁的观景台上,远眺太鲁阁连绵的群峰,一片片浓重相叠的绿色高耸在眼前。太鲁阁列为自然保护区后的重要成果,就是对所有的砍伐坚决说不,原始森林覆盖面积在伸延而不是缩小。植物学家们垂青太鲁阁的原因,在于太鲁阁海拔高度递增带来林木种类变化,既有高山寒原植群、高山草原及森林植群,也有石灰岩植群,几乎涵括了台湾地貌的所有植物类型。大禹岭的二叶松,清水断崖的芦竹,慈恩一带的云杉林,合欢山的冷杉林,圆谷冰河地区的寒原带开花植物等等,都是太鲁阁风景区的特有景观,具有不可替代的学术研究价值。在原始森林之中,生长着许多形态不一的花卉。各种各样的色彩,各种各样的形状。美丽的蝴蝶如同不知疲倦的舞蹈家,在花丛和叶片间扑展双翅,据说种类达108种之多,其中有13种是只存在于台湾的。更珍奇的是一种峰鸟 ,头部的长啄像金丝雀,身子却如同蜜蜂,在花芯之上飞来飞去,倒是大有飘飘欲仙的感觉,这是高海拔地带才会有的珍奇品种。当一声声鸟鸣在山谷间回响的时候,我们感到了大自然的呼吸。太鲁阁的纯粹鸟类非常可观,宜于高海拔、中海拔和低海拔生长的都有,多达12种。我们行走在山道上,远远看到长鬃山羊在坡地上吃草,显得十分悠哉。这里是动物的东园,只是我们无缘相逢。据介绍,台湾猕候、黑熊、野猪、穿山甲、山羌、水鹿、鼯鼠等珍稀物种,都在这里繁延生息。游人们络绎不绝,毕竟是匆匆过客,与这些珍奇的生物与植物天天相守的,首先是建在半山腰的“长春祠”,那里供奉着当年筑路工程中的死难者,据说其中大概是老兵。六十年代初期,台湾横贯公路开工兴建之时,启用了一大批退役的老兵。他们文化低而又缺乏一技之长,但不乏勤奋天性和坚强韧劲。正是他们,用一支支钢钎和一把把铁锤,创造出至今仍为壮观的山路。这是一个背井离乡而渴望返乡的群体,不得不永远长眠在台湾的土地上。九泉之下,他们知不知道他们的老哥们,终于可以自由来往于海峡两岸了?他们在太鲁阁隔海相望,那思念的深情恐怕难以泯灭的吧!当然,不声不响地以太鲁阁为家的,还有佛教胜地祥德寺。海峡这边有过“天下名山僧占尽”的形象比喻,没想到海峡那边也不例外。祥德寺座落在天祥风景区,位于太鲁阁峡谷西侧,是太鲁阁的著名人文景点。我们驱车直驶天祥。导游告之,天祥所在地属于大沙溪和立教员溪的交会之处的河阶台地,是当地原住民泰雅族山胞世居的地方,旧称“他也多”。后来,因纪念元未民族英雄文天祥而更名天祥沿用至今。祥德寺建于天祥山巅,被山上的绿树遮掩着,站在山下只能看到一座塔尖。山脚下的福园和梅园,是两个没有围墙的小公园。清清的溪水旁种植着一片片花木,在阳光里舒展摇曳,草地上一年到头飘荡着阵阵清香。上山必经普渡桥,这座悬空铁索吊桥又别有风格,它颤悠悠地架在深谷之间,显得纤细而柔弱。它由祥德寺集资兴建,尽管名称有着普渡众生的儒家寓意,但它的造型让人耳目一新,和自然风光很协调。桥面是一块块木板铺就的,悬空铁索之上的视野开阔,走上去似有平步青云之感。所有来宾不问身份,一律下车步行而上,仿佛是为此后的登山做心理准备。祥德寺耸立山巅。整个寺院建筑富丽堂皇,每一块石料和木料,都靠步行小道从山下运上山来,令人叹为观止。祥德寺供奉着释迦牟尼像,终年香火不绝。寺前新建了一尊地藏菩萨像金像,地藏菩萨的道场在安徽九华山。这里的菩萨与祖国大陆一脉相承,确实文化同根,宗教同源。原住民的自然之美离开天祥,我们经过约10公里的路途,前往太鲁阁原住民的故地参观。再乘车穿过山洞相连的公路,九曲十八弯的惊险使我们想象着昔日的羊肠小道,那高山峻岭间垂落的几缕游丝。当地少数民族在太鲁阁深处顽强地生活,他们的喜怒哀乐我们不了解,我们是去追踪他们的足迹。原住民旧址布洛湾山月村,是一个被山谷怀抱的美丽所在。这里的原住民是泰雅族,一栋栋紧密相连的草屋环绕着,前面有竹子搭成的高高的瞭望塔,一切仍然保留着原布局和模样。当中的空场地已经长满绿草,这是当年原住民唱歌跳舞的地方,仿佛缭绕着酒香和同样醉人的山歌。据史料记载,布洛湾的史前人类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已会制陶而且加以装饰,除石器外,也使用铁器。在生产方式上可能是农耕与渔猎并重,生活已相当进步。此后的原住民文化,主要是泰雅族部落在此扎根而形成的民俗。布洛湾的地名,是泰雅语音译,意思是“回音”。布洛湾原住民展馆是一片深棕色的木屋建筑群,它们南依塔山,北临立雾溪,依山傍水而景色诱人。这个昔日部落所在地,被太鲁阁管理部门辟成了布洛湾游憩区,建有专门的歌舞场和风情民俗展厅,以保存和展示山地文物作为永久性主题,为游览者提供了一个了解原住民的机会。在展馆木制结构的楼房里,有一间原住民工艺品店,店门前的柱廊上刻着插羽毛的原住民前辈的舞姿。店主人郑志贵先生自己也是原住民,他唇上留着胡髭,身着带有鲜明民族色彩的服装,脖子上围着一圈兽骨饰物。收音机放着原住民的音带,那是无伴奏的和声,美妙无比。店堂中摆着民族服装的模特儿,与郑先生穿的不同,他告诉我们,他是原住民中的阿美族,他妻子是当地太鲁阁族,眼前模特儿服饰具本地原住民的特征。不过,泰雅族也是个大的族群,外界统称当地原住民是泰雅族,其实本地人叫太鲁阁族,太鲁阁族和泰雅族的语言有微妙差别。郑先生指给我们看妇女布裙,上面的一个个菱形是太鲁阁族人织出的纹路。太鲁阁族的织布很有讲究,在台湾所有原住民之中是最高明的,织出的布料可以有好几层。至于男人服装,则是短袖长衫,腰间用布带扎起,仿佛是连裤的设计,一件衣服就可全部解决,动作起来很方便。在太鲁阁北区,男子穿衣还喜欢用布织成一个斜边,像和尚披的袈纱一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太鲁阁族的女人喜欢佩带饰物,不过并不是金项链或金戒指,而是与山地生活有关的工艺品。郑先生取下墙上挂的手镯,那是一只山猪的獠牙,郑先生说这只野猪差不多有100公斤重。在狩猎为生的岁月,送一个山猪獠牙的手镯给心爱女人,自然是猎人勇敢的象征。太鲁阁族男人早期也留长发,喜欢额上扎头带。一把鞘上刻有花纹的长刀,也是他们随身的饰物。郑先生让我们看玻璃柜中陈列的东西:烟草袋,烟斗,都是藤编的;竹簧,是拉的;笛子,是吹的;还有口簧琴,也是吹的。在山上锄草狩猎之后,男人们用这些简单乐器表达内心情感。郑先生把我们带到一个女设计家的展品前,这面墙上的工艺品都出自他妻子之手。他说:“我太太原先学的是纺织,现在研究台湾原住民的织布,她主要对太鲁阁族的织布感兴趣。她19岁就开始动手做了,一直到现在。除了传统服饰,她还做些发箍、发带。你们看,像这个笔袋也是她做的,用来装笔,很漂亮,她都是在家里设计的,这些都是她的作品。”艺术的语言是相通的。在单纯明快的生活节奏中,台湾原住民与大自然溶为一体,以其特有的聪明和智慧顽强地生活着。用外界的眼光看,他们所求并不多,但很善良也很快乐,他们的文化特征带着自然之美。我想买一本介绍台湾原住民风俗的书,出自一位泰雅族青年之手。还想买一盒原住民的音带,想把这无伴奏的歌声带回去。一看价格不菲,我悄悄问司机林先生,能不能还还价?林先生也是台湾原住民血统,属于卑南族,他说不成,因为卖出的原住民物品是用来从事原住民文化事业的,不还价的。我便买下了这书和音带,请它们留下难忘的回忆。(凌君/文)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浙江省海峡两岸经济文化发展促进会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