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 访台札记  
浙江新闻
浙台交流
情系故土
访台札记
服务快讯
 

生生不息两岸缘

2005-05-08 00:00:00
华夏经纬网

每每朋友相聚,最有兴奋点的话题是赴宝岛台湾的采访之旅。那安排得满满当当的18天行程几乎使我们跑遍了整个台湾岛。从小就从教科书里知道宝岛风光秀丽,人民勤劳勇敢。有幸踏上宝岛后,我加深了这一印象。
   
   紧张的采访之余,台湾的同行热情地陪我们领略了阿里山的松涛,日月潭的烟波,太鲁阁的峡谷,高雄港的静谧;还有垦丁明媚的阳光,野柳奇岸的千姿百态,阳明山盛开的樱花;有“不夜城”之称的台北,更是繁华之地,迷人的霓虹灯、穿梭的车流、衣着光鲜的人们,各种高档消费场处随处可见。台湾,不愧为祖国的宝岛!
   
   屈指算来,离别宝岛已一年有余。然而,仍令我梦思萦怀的不是宝岛秀丽的风光,也不是“不夜城”的繁华和富有,而是以李政道博士为代表的“慈济”人那一片爱心、那一份执着、那一种视病人如亲人的博爱精神,他们为生生不息的两岸缘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2000年3月3日,我们采访组一行来到地处台湾东部的花莲,偌大的慈济骨髓捐赠中心就座落在该市中央路三段。这里山青水秀,环境幽僻,建筑风格极富个性。当我们下车将要走近这座目前世界上除美国、欧洲以外的第三大骨髓库,也是东方的第一大骨髓库时,我们的心因兴奋而显得有些紧张了。
   
   早早在这里迎候我们的是该中心主任李政道博士。这们年逾花甲的慈祥老人,神采奕奕、精力充沛,一见面就与我们一一握手,互致问候。在贵宾室稍事休息后,就引领我们边参观边不停地介绍。这座亚洲最大的骨髓库就是由他一手牵头建起来的,他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因而,一圈下来,我们的脑子里有了大致的轮廊。
   
   骨髓移植,是一门新兴的医学技术。当美国医生霍马斯成功进行骨髓移植而获得1990年度诺贝尔奖后,这项技术为越来越多的白血病患者带来福音和生命的希望,但配对率很低。因为骨髓移植最基本的是必须有相配的骨髓。一般来说,亲缘之间骨髓相配的概率是十分之一,而从茫茫人海中寻找到相配的骨髓,其概率只有几万分之一到几十万分之一。尽管如此,李博士告诉我们,大陆与台湾曾经在一个月内7例配对成功。当我们问及原由时,李博士感慨地说,海峡两岸配型成功率这么高,主要因为我们同宗同祖,大家都是炎黄子孙,血脉相通。
   
   采访期间,经“慈济”的悉心安排,我们见到了捐髓者之一——台湾青年黄煜儒。据说,至今在海峡两岸成功合作过的47例骨髓手术中,彼此能够相见的只有庄妍和黄煜儒。当时,这位普通又不善言语的台湾青年,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我觉得捐赠骨髓并不可怕,就像献血一样,髓捐出去以后,完全可以再生,这是每个健康人都可以做的。”朴实无华的言语,渗透着浓浓爱意。是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份爱,我们的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虽然,生命是非常脆弱的,但浓于血的亲情却可以生生不息。如今,台湾青年黄煜儒成了庄妍生命的延续者。
   
   曾经在死亡线上的挣扎的庄妍,1987年4月出生在山东的一个双职工家庭,5岁时突发高烧不退,到医院检查,结论是患了白血病。从此,父母节衣缩食,带着孩子走遍了漫漫求医路……正在绝望之时,得知有一种好办法,就是骨髓移植,但必须有相配的骨髓。化验结果出来后,父母的骨髓和庄妍的不配。听说,兄弟姐妹的骨髓相配的可能性比较大。于是,庄妍的父母生了一个小弟弟,当孩子两岁的时候,父母带着姐弟俩去北京的医院配型,可是结果又没有成功。后来,他们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台湾同胞的骨髓救了一位白血病患者。多么令人兴奋的喜讯,带着一线希望他们找到了杭州浙医一院,找到了负责治疗白血病的黄河主任,再后来,又联系上了李政道博士,直至1999年8月28日零时零5分,来自祖国宝岛的一千毫升骨髓慢慢地输入庄妍体内。经过一年半与死神的博斗,庄妍的造血功能已经重建,血型已从原来的B型转为捐赠者的A型。
   
   李政道博士关爱的岂止是庄妍一个人。来自福建省惠安县的6年级小学生马婵,同样因患血白病住在杭州的医院治疗。期间,李博士专程赶来看望过她,感激之情让小马婵及其家人泪流满面,无以言表。
   
   这里,不妨让我们看看“慈济”为小婵送髓的一份时间表吧。1999年1月15日早晨,“慈济”为供者做完抽髓手术(该手术一般需两小时左右)后,派专人护送骨髓:9时45分起程,10时零5分即由花莲登机飞往台北,14时30分再由台北桃园机场转道香港,18时零5分又从香港国际机场起飞,20时10分到达杭州笕桥机场,然后驱车直奔医院。期间不能有任何闪失,必须环环相扣,马不停蹄。因为骨髓离开供者的身体后,应在24小时内植入患者体内。后来,我们才知道,骨髓移植,不仅是造血器官的移植,也是免疫器官的移植。由于患者自身的免疫功能在移植前10天被全部摧毁,而且大剂量的化疗使患者极度虚弱,新的免疫力和造血功能只能伴随新的骨髓而来。因此,送髓刻不容缓。
   
   在“慈济”,我们见过拯救无数人生命的那只骨髓箱,它是专门用来送髓的。骨髓抽出来后,装在一个特制的塑料袋内,外面用布包好,在它的上面和下面均放有冰包,以保持低温,这样即使经过漫长的路程周转,也不易影响骨髓细胞的活力。为此,李博士这样说过:“这个骨髓就是一个人的生命,我什么行李都可以放在地上,就是这个骨髓箱,我连上厕所都要带上,没有一分钟可以离开我的视线。有时因为航班的改变,不能马上转机送出去,我们就要在路途中,把这个骨髓箱摇啊摇,就像摇小孩一样,目的是不让骨髓凝结。”为了给病患同胞第二次生命的机会,李博士不辞辛劳,曾10多次亲自护送这只骨髓箱赶往大陆,既送来爱心,也送来生命的希望。
   
   紧张的采访将要结束了,我们被“慈济”人“以人为本,遵重生命”的理念深深打动着。这里,不仅散发着春的气息,也孕育着生的希望。祖国大陆每年有5至6万名白血病患 者在与死神展开着博斗,他们多么需要这无私而执着的爱来化解他们的痛苦和不幸,在人生的旅途中能重新站立起来,过正常人爱过的生活,做平常人爱做的事情。
   
   是啊!同一轮明月,同一方故土。我们怎不期盼两岸早日实现“三通”,让挽救生命的历程能够不那么令人揪心!虽然,有几十年暂时的隔阂,但,五千年共通的血脉终究会拉近两岸的距离的。(陈伟民/文)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浙江省海峡两岸经济文化发展促进会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