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非动态专辑 2004年两岸经贸盘点
明放实限 台湾市场对大陆开放了多少?
华夏经纬网   2005-01-14 13:04:54   
字号:

 

相关文章:陆资投资台湾房市 1年只成交1笔

           大陆资金投资台湾房地产的八种可能模式 
           台湾当局曾发动七万警力搜集“陆资”情报

           台湾拟对“陆资”入股金融企业放宽门槛
           台湾严防内地资金收购台湾传媒

           台湾保险业拟向大陆开放

 

 

  两岸入世后,台当局能按照WTO原则与规范,对大陆敞开市场大门吗?随着台当局公布《加入WTO两岸经贸政策调整执行计划》,这一悬念终于有了答案。这一被台当局称之为将使“两岸资金与人员往来进入全新互动时期”的计划,究竟如何呢?

 

  台当局将做什么样的调整?

 

  让我们先看看这个计划的内容,了解一下台当局是如何对大陆开放市场的。

 

  1.以“稳定安全”为前提,分阶段逐步进行有限开放。

 

  这份计划评估说,如果两岸入世后全面适用WTO规则,加速两岸经济结合的深度与广度,“将会有可观的负面影响”,长期将造成产业发展及整体经济结构的根本变化,并对政治、社会乃至大陆政策产生“结构性、深层次的冲击影响”。基于这种评估,台当局自然不会全面开放,于是就将采取“逐步”调整的策略。

 

  第一,采用过渡期,分阶段开放。在过渡期内,台当局将按照“稳定安全”、两岸协商、优先推动“可操之在台部分”这三个原则,分阶段进行开放:第一阶段在215日之前公布执行两岸贸易调整部分;第二阶段在3月底前规划完成大陆资金入岛及金融往来等事项,并在6月底前执行“可操之在台部分”;第三阶段于12月底前完成两岸经贸长程发展计划及两岸经贸安全预警系统长程规划。

 

  第二,规划“两岸长期发展蓝图”。以所谓“台湾优先、全球布局、互利双赢、风险管理”作为制订蓝图的原则。

 

  第三,建立“两岸经贸安全预警系统”。针对未来两岸商品、资金、人员、科技交流扩大带来的“安全管理事项”,建构可以操作的“长期安全网体制”,包括“贸易监测系统”、“大陆投资监测系统”及“陆资监测系统”。

 

    2.扩大开放幅度,同时建立“防御机制”加以应对。

 

  台当局将在形式上将两岸贸易由“间接贸易”改为“直接贸易”,但产品运输仍须经由第三地或“境外航运中心”,这种“直接贸易”真让人不知“直接”在哪里。在开放范围上,台当局在215日前开放第一类2126项产品,其中包括901项农产品和1225项工业品,使累计对大陆开放进口产品项目增至7757项,占全部农工产品进口项目的73.15%。有“一定调适期”的第二类项目与“敏感性及管制性”的第三类项目,尚未确定开放时程。

 

  当然,既然大陆产品的“冲击”可能“很可观”,就不能不加以防范。于是,台当局同时又建立起一套防御机制,通过运用WTO保障机制,包括反倾销税、一般性例外条款、农产品特别保障条款、平衡税等,限制大陆产品入岛。台当局担心这些措施不够用,就再建立一个“大陆物品进口防御机制”,即赋予有关部门一定权限,在大陆产品对岛内市场“有重大不良影响时”,报“行政院”予以停止进口。

 

  3.有限度开放大陆资金进岛。

 

  在众所关心的陆资进岛问题上,台当局修订有关法规,确定大陆自然人、法人、团体或其它机构可赴台直接投资,但初期只开放含陆资比例在1/3以下的第三地公司赴台进行“间接投资”。在开放行业上,分为优先开放的第一类、视形势发展再开放的第二类以及暂不考虑开放的第三类;其中第一类开放项目已确定为商业、通讯等58项服务业,于331日前完成检讨规划报告,具体开放时程未定。

 

  4.相应调整和扩大两岸金融与人员往来范围。

 

  为与贸易和投资政策的调整相配合,台当局也将对两岸金融及人员往来的范围进行一定幅度的开放。在金融往来方面,除已开放的国际金融业务分行(OBU)外,台当局指定银行也可以办理两岸进出口通汇业务及个人直、间接汇款业务,但不准受理大陆直接投资及有价证券的投资业务等。在人员往来方面,将适度放宽大陆经贸专业人员赴台短期停留的有关限制,在试行大陆人员赴台观光一段时间后,再适度扩大大陆人员赴台从事商务活动,等等。

 

  究竟是开放还是限制?

 

  仔细端详一下这份“大幅开放”的计划,恐怕就没有理由为台当局将对大陆开放的2千多项产品和50多个服务业投资项目这个数字感到乐观了。在看似大幅开放的背后,却是层层的限制与关卡。人们不禁要问,这到底是“放”还是“限”?台当局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呢?

 

  先大体了解一下台当局究竟开放了哪些项目。在农产品项目方面,所开放的主要是渔产品、干果及烟酒类,而大陆较具竞争力的生鲜果蔬、畜禽产品及主要种植业产品如大豆、玉米、稻米等均未开放,台市场上十分敏感的红豆、花生、蒜头、香菇等更是在限制之列,这些未开放的项目仍占总项目的近40%。在工业产品方面,开放的多为一般轻工业消费产品,技术密集型产品只有动态随机存取内存集成电路硅晶粒及硅晶圆、计算机及部分周边产品。硅晶圆台湾不能生产,而大陆已能拉出12吋产品,台湾当然可以进口。其它产品属于或是台湾已失去竞争力、或是与岛内市场互补的产品。但大陆家电等竞争力较强、与岛内有一定竞争性的产品仍在禁止之列,未对大陆开放的工业产品项目仍占近24%。再看看开放陆资进岛的行业,不仅农工及金融、证券等产业仍然禁止,而且即将开放的58项服务业,不是属于冷门行业,就是属于竞争极为激烈、利润极为微薄的行业,或是“高度要求地缘关系或人脉的行业”。这些行业,又如何能够吸引陆资进岛呢?

 

  而且,即便对所开放的这些项目,台当局也进行层层设防,严加控制。首先,大陆产品进岛仍须经由第三地,产品成本将因此增加20%左右,时间成本也大大增加,其在岛内市场的竞争力大大减弱。其次,台当局几乎援用了WTO中所有能够限制大陆产品及资金入岛的有关条款,且单方面自行决定,适用的条件与标准也低于对其它WTO成员。这还不够,台当局又直接违背WTO规则,另外制订了一个“大陆物品进口防御机制”作为最后防线。第三,所谓开放陆资进岛,实际上在初期只包括陆资比例在1/3以下的第三地公司,而且开放时间也未定。为对进入岛内的陆资公司进行“有效管理”,台当局还专门设立“陆资申报制”,在岛内的陆资企业必须申报财务报表、股东持股变化或其它指定的资料,不得拒绝有关部门派员检查;违反规定者将课以重罚。

 

  开放有限,管制更严,这就是入世后台当局所推出并称之为两岸经贸关系“转折点”的举措。在这一道道关卡之下,大陆产品与资金如何顺利进入岛内市场?两岸经贸关系的“间接、单向”格局又怎么能出现“转折”呢?

 

  明放实限,为何如此费周章?

 

  既然台当局对大陆产品与资金进岛如此畏惧,又要开放,更要限制,如此煞费苦心,何不干脆维持现状,还不是省去了很多麻烦?台当局的做法,当然有其原因和目的。

 

  进行局部性开放,主要是减轻压力。这种压力来自多个方面:

 

  第一,两岸入世的压力。台当局出于入世的风险考虑,入世前并未对大陆援用WTO的“互不适用”条款。这意味,按照WTO基本原则与规范,台当局入世的承诺将同样适用于大陆。如果一点开放姿态也没有,无法向世贸组织交代。

 

  第二,岛内工商界及在野势力的压力。随两岸经贸关系的日益密切,台当局保守的大陆经贸政策已受到岛内工商界及在野势力日益强烈的反弹。去年8月份召开的由产、官、学界参与的“经发会”,达成多项大幅开放两岸经贸政策的“共识”,此后要求台当局落实“共识”的呼声不断升高,台当局也不能漠视。

 

  第三,经济转型的压力。近来台湾经济的急剧恶化、以及国际产业分工发生的深刻变化表明,台湾经济若不能借助大陆市场与资源加快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今后将面临更大的困境。离开了大陆的支撑,台湾在今后的国际产业分工中也难以找到新的定位。台当局局部调整大陆经贸政策,是想借助大陆这个巨大经济腹地,“扮演亚太经营者及两岸资源整合者的关键角色”。

 

  进行层层设防,当然是要维护所谓政、经“安全”,而且还潜藏很深的政治意涵。

 

  仔细审视台当局为限制大陆产品援用的有关WTO协议及大陆入世议定书条款,可以发现玄妙所在。如修订《货品进口救济案件处理办法》中,为对大陆产品设限援用的大陆入世议定书第16条“特定产品过渡性保障机制”;在修订《纺织品进口救济案件处理办法》中,为对大陆纺织品设限援用的WTO《纺织品与服装协议》中的“过渡性保障措施”;以及为对大陆农产品设限所援用的WTO《农业协议》中的“特殊保障机制”,等等。这些条款的使用,都需要WTO成员进行协商谈判后,才有援用的权利。台当局此举可谓用心良苦,有很深的政治意图:

 

  第一,将两岸经贸关系导向WTO架构,实现国际化。大陆的立场十分明确,入世后两岸经贸关系的性质不会发生任何变化,两岸经贸关系是中国主体同其单独关税区间的关系,是一国内部的经贸事务。台当局强调“藉由WTO架构逐步建立正常化的经贸关系”,欲将两岸经贸关系国际化、然后进一步延伸至政治关系国际化的意图十分明显。

 

  第二,利用WTO规则迫使大陆与其协商谈判。在目前台当局不承认一个中国原则的情况下,两岸没有协商谈判的基础。但大陆出于发展两岸经贸关系的考虑,提出如果能够把“三通”等问题看作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可以通过两岸民间对民间、行业对行业、公司对公司的谈判方式加以解决。台当局意图通过WTO架构,以限制大陆产品及资金入岛的方式迫使大陆与其协商谈判,以实现在不承认一个中国的情况下两岸谈判的目的。

 

  第三,保障其政经“安全”。既然台当局评估若全面对大陆适用WTO规则将对岛内产生“可观的负面影响”,若大陆拒绝协商谈判,台当局则采取“不告不理”方式,单方面对大陆产品进行限制,以“巩固发展的主体性”。

 

  综上观之,入世后台当局推出的这个计划,真是费尽了心思。他们仅仅对大陆市场开了一扇偏门,还在门后设了层层机关,并且暗藏政治玄机。两岸经贸关系“间接、单向”的总体格局,看来在短期内不会有实质性转变,这将给入世后两岸经贸关系的动力与机遇带来阻力。但是在市场这只无形之手的原动力下,两岸经贸关系的发展是不以政治力的干扰为转移的。一个中国的原则与事实,也不是靠外力就能够改变的。台当局的这种做法,不仅直接违背WTO的基本原则与规范,也不利于台湾经济自身的发展。试想,如果两岸生产要素不能正常流动,两岸如何建立起更为紧密的产业分工关系?如果没有两岸间密切的产业分工,台湾经济又如何加快转型与升级呢?形势比人强,这是过去二十多年来两岸经贸关系发展的历史已经证明了的。

 

《海峡》 (20020603)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文章排行
 
最新专题
 
-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第八届云台会
- 第十一届海峡论坛
-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
- 2018全国两会
- 2018平昌冬季奥运会
- 文脉传承——江西古代书院文化行
- 第十五届海峡两岸媒体来湘采访活动
- 第三届两岸大学生新媒体研习营
- 2019“贵州的台湾故事”主题采风活动
- 台湾记者三晋行--两岸媒体看山西
- 2019两岸媒体多彩贵州行
- 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 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庆祝人民空军成立70周年
-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
- 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大阅兵
- 庆祝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