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专题 > 台海评论 > 中华文化与两岸关系论坛

蓝雪霏:关于《一只鸟仔》的发源地


2001-07-04 13:31:50         华夏经纬网
《一只鸟仔》是台湾民歌,已为人们所熟知。关于它的发源地,有二种说法:“一说产生于嘉义,另说起源于宜兰”。(注一)但是,漳州也有《一只鸟仔哮啁啁》,则是闽台音乐界所不知。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当《中国民歌集成·福建卷》的编辑工作全面展开时,漳州市的音乐工作者郭建丰先生曾向阮进祥先生采录漳州民歌,其中有二首异词同曲的歌,之一即为《一只鸟仔哮啁啁》,此歌刊于一九八一年八月福建漳州民间研究会编的《漳州市民间音乐丛刊(一)》:一只鸟仔哮啁啁(歌谣)一只鸟仔(嘿嘿嘿是)哮啁啁呀,三更半暝(嘿嘿嘿是)找无窝啊,谁人捅破(嘿嘿嘿是)鸟仔窝啊,三代和他(嘿嘿嘿是)结冤仇啊。(曲谱略)这首歌是较为纯正的漳州民歌。其一,歌词“三代和他结冤仇”是漳州人形容仇大恨深的地道说法。其二,其音调界乎谣念与歌唱的过渡之间。一方面,它非常口语化:一字一音,旋律走向与方言声调走向基本一致,倚音的出现并非为装饰乐音或美化旋律,而是适应方言声调的需求。尤其是“嘿、嘿”的唱法,很可能与距漳二十公里的“石码腔”有关。漳州人要描述石码人的语音特点,往往以其“嘿∧24嘿∧24”“一言一蔽之”。曲式为最简单的一句式,四句歌词几乎由四个没有变化的乐句唱完。另一方面,它正开始脱离谣念的巢臼,向歌唱性进步:在连续几个同音反复进行之后,旋律出现了迂回下行级进,至其下五度音落韵。其三,演唱者阮进祥应是当地较为纯粹的民间歌手,笔者九一年曾向漳州唯一遗留的褒歌手欧阳根(九二年去世)调查,欧阳根说阮进祥是过去漳州最著名的“标歌头”之一,倘若健在的话有八、九十岁,也就是阮进祥约生于清末民初。又据漳州郭建丰和陈松民先生介绍,阮进祥原是一位“叫大哮”谋生者。何谓“叫大哮”?即受雇于人,用敲锣、呼叫的方式为人寻找丢失的孩子。由于他的职业特点,使他虽有机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他毕竟生活在社会的最低阶层,与当地的百姓千家发生着最密切的联系,所以纯属于“业余”的他所唱的歌,应是当地较为地道的吟哦之歌。这一点他与民间艺人有所不同。民间艺人为生活所迫,非得走“南”闯“北”,不断吸收“新鲜血液”来丰富自己的表演艺术,民间艺人的艺术中往往包含着很大成分的个人创造和对原有艺术的升华。如邵江海,早年学唱歌仔戏,而后经过不断实践,曾融汇了漳州本地及外来民间音乐因素,创造了歌仔戏中所没有的旋律性极强的“杂碎调”及不少杂歌。阮进祥先生没有卖艺经历,自然就少了一份技艺翻新的压力和广收博取、雕琢生花的创作技能。他固守着漳州民歌所有的五声、六声或七声但无三声,级进但不流畅,多调式但少有羽调式,角调式以及方言衬词、惯语传统。这可以从他所遗留的其它五首民歌《离别歌》、《照顾歌》、《八仙过海》、《内叶要掠鸡》、《母通有关无尾溜》得到印证。漳州《一只鸟仔哮啁啁》的存在并非孤立。此歌的主要特点在于用同音反复唱出的“嘿嘿”衬腔独具一格,在漳州,这类音调并非仅此一首。《老鼠过溪》(曲谱、歌词略)是一首比《一只鸟仔哮啁啁》复杂得多的歌,其前后均有引子,尾声性质的独立府腔形成呼应效果;中部实际上是分节歌形式,每二句歌词为一乐段,可长可短。然不管是引子,尾声或分节歌,每一段落无不以同音反复的“嘿嘿”开头。又如原来常作为乡野相褒之开始或结束曲,后来为芗剧所用的《嘿啰嘿》
嘿啰嘿(欧阳根唱 蓝雪霏记)
(嘿啰嘿)清早起来(嘿啰嘿嘿是)卜来去宏又,老生(啊)一时都(嘿是)卜来去啊(嘿里里)(曲谱略)这首歌的“嘿啰嘿”无论从旋律到歌词比起《一只鸟仔哮啁啁》都作了“增补”,但从其第一至第四小节几个商音的水平式进行中,我们依然可以寻觅到其同音反复进行的原型。其实,这种重音节拍上的同音反复,有其存在的必然,因为闽南民歌的重要特点之一即水平式环绕进行,如《长工歌》、《草蜢弄鸡公》、《桃花搭渡》、《龙船鼓歌·五落五》(以上曲谱略)的乐句等等。这种重音节拍上的同音反复应是水平式环绕进行的雏型或是其简化。漳州《一只鸟仔哮啁啁》应不是台湾《一只鸟仔》的传承。因为从音乐形态上看,台湾《一只鸟仔》应是漳州《一只鸟仔哮啁啁》的发展。
一只鸟仔(台湾·台北)
一只鸟仔,嗨嗨,嗨都咖基啾叽嗬,三更半暝嗬,嗨,嗬嗨嗬嗨,找无巢咧真可怜啊。(曲谱略)
一只鸟仔哮啾啾(台湾·嘉义)
嗨,嗨,嗨都一双鸟仔哮啾啾嗨嗨嗨嗬,哮到三更一半暝找无巢。嗬嗨嗬!嗨,嗨,嗨都也么人仔甲阮弄破这个巢嗨嗬,被阮捉着不放伊干休。嗬嗨嗬!(曲谱略)试将以上二首台湾的《一只鸟仔》与漳州的放在一起祥加比较,我们便可以发现,台湾两首《一只鸟仔》的第一句在节奏上,旋律重音上与漳州的基本一样。但台湾二首《一只鸟仔》与漳州的《一只鸟仔哮啁啁》差异在于:漳州《一只鸟仔哮啁啁》为La Do Re Mi Sol五声、宫、羽游移性调式,一句体。台湾《一只鸟仔》为Mi La Do Mi三声羽调式,二句体;漳州的《一只鸟仔哮啁啁》一字一音,级进、旋律进行趋于平稳,台湾的《一只鸟仔》多五度、六度、四度跳进,出现一字多音的甩腔、旋律起伏跌宕。笔者曾对台湾福佬系民歌与闽南民歌作过整体上的比较研究,认为音列结构的简化(包括化七声、六声为五声、化五声为三声)调式结构的羽化与旋律结构的流畅化,是台湾福佬系民歌对于闽南民歌的主要发展规律(注二),台湾《一只鸟仔》与漳州《一只鸟仔哮啁啁》的差异正上对此结论的又一证实。从其它方面看,漳州《一只鸟仔哮啁啁》受台湾《一只鸟仔》影响的可能性也不大。其一,台湾《一只鸟仔》在闽南以至整个大陆产生影响的时间应是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以后,而且这时的《一只鸟仔》是随着港、台流行歌曲的潮流,以流行歌曲模式涌入大陆的。当时漳州《一只鸟仔》的演唱者阮进祥先生已是个鳏寡孤独、贫病交加的老人,他没有条件也不可能向台湾歌星学唱音乐形态上颇不相同,演唱风格上迥异的《一只鸟仔》,更不可能有浓厚的兴趣和旺盛的精力将台湾的《一只鸟仔》进行漳州化处理。他虽然几乎在台湾《一只鸟仔》流入大陆的同时才向音乐工作者提供了《一只鸟仔》等六首歌,但这些歌肯定是五十年代以前阮进祥先生就会唱的漳州民歌。因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末,大陆与台湾处于“绝缘”状态,这是众所周知的。其二、五十年代以前,台湾民间音乐在闽南的传播媒介主要是歌仔戏艺人,早在二十年代,厦门、漳州就有歌仔戏剧团光临演出,且有个体歌仔戏艺人流入教戏。而歌仔戏是个十分善于吸收、消化并有独特创造的剧种,其中自然包含有相当数量台湾民歌。但在台湾歌仔戏唱片资料中(注三),在以歌仔戏“起家”有芗剧音乐资料中,均不见有《一只鸟仔》。其三,笔者曾于八十年代做过向五十年代以前来大陆而后定居于大陆的台湾同胞的民歌搜集工作。在大陆众多的台湾民歌中亦不见有《一只鸟仔》。所以,台湾《一只鸟仔》应是漳州《一只鸟仔哮啁啁》在台湾的流变。《一只鸟仔》的真正发源地可能在漳州。注一:见简上仁著《台湾民谣》注二:见笔者硕士学位论文《台湾福佬系民歌与闽南民歌的比较研究》注三:见厦门市文化馆印《台湾歌仔戏唱腔选集》,根据唱片录记。
 共1页  1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友:密码:
 
本站检索
文章排行
精彩专题
-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第八届云台会
- 第十一届海峡论坛
-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
- 2018全国两会
- 2018平昌冬季奥运会
- 文脉传承——江西古代书院文化行
- 第十五届海峡两岸媒体来湘采访活动
- 第三届两岸大学生新媒体研习营
- 2019“贵州的台湾故事”主题采风活动
- 台湾记者三晋行--两岸媒体看山西
- 2019两岸媒体多彩贵州行
- 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 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 庆祝人民空军成立70周年
-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
- 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大阅兵
- 庆祝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