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走进陕西 > 新闻视窗
 
 
风雨兼程四十载 朱鹮翩翩誉世界
2021-05-24 16:33:11
华夏经纬网
 

5月21日,在洋县龙亭镇梁河村一处密林里,一对朱鹮成鸟守护着一只幼仔。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这是汉中市洋县姚家沟1981年7只朱鹮被重新发现的地方(5月12日摄)。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5月21日,在洋县溢水镇老庄村的一处朱鹮巢点,成鸟觅食归来。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5月21日,在洋县龙亭镇梁河村一处密林里,一只成鸟朱鹮在为幼仔喂食。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5月21日,在洋县龙亭镇梁河村一处密林里,两只朱鹮幼鸟等待父母觅食归来。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5月20日在洋县溢水镇老庄村的一处朱鹮巢点拍摄的三只朱鹮幼鸟。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5月20日,在洋县谢村镇小池村的水稻田里,两只朱鹮在觅食。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洋县朱鹮生态园内的朱鹮(5月12日摄)。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5月21日,在洋县龙亭镇梁河村一处密林里,两只朱鹮成鸟守护在幼仔旁。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汉中市洋县朱鹮生态园内的朱鹮(5月13日摄)。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洋县朱鹮生态园内的朱鹮(5月13日摄)。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位于汉中市洋县的陕西朱鹮救护饲养中心放飞大笼(5月12日摄)。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5月21日,洋县纸坊街道纸坊街村2组村民韩成林(中)将受伤的朱鹮幼仔送至朱鹮生态园饲养中心。在洋县城乡,群众保护朱鹮意识强,每年均救护一些受伤朱鹮,朱鹮保护站工作人员及时救治,有效保护了朱鹮成长。

1981年5月23日,中科院朱鹮寻找团队历经3年时间,行程5万公里,终于在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找到世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给这一物种的留存和复壮带来一线希望。40年后的今天,朱鹮这一极小种群从“重新发现”到“繁衍复兴”,我国朱鹮保护工作成效显著,成为人类拯救濒危物种的成功典范。

1990年开始,陕西省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饲养管理和人工繁育的多项技术难题,形成了成熟的朱鹮饲养繁育技术,通过输出朱鹮种源和保护繁育技术,在国内外建立十几处人工繁育机构,成功繁殖出10余代朱鹮个体。

截至2020年底,朱鹮的易地保护已经在陕西省宁陕县、铜川市、宝鸡市,河南省罗山县,浙江省德清县,以及日本、韩国相继实施人工种群放飞工程,放归朱鹮在野外自然繁育获得成功,实现了从稳步就地保护,到开展人工繁育,再到野外放飞的良性发展保护目标。

截至目前,由当初发现的7只极小种群发展起来的原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4000多只,活动范围从重新发现时不足5平方公里扩展至陕西省汉中、宝鸡、安康三市十多个县(区)15000平方公里,并呈进一步扩散态势。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来源:新华网

 



    相关报道
  ·这里的山岭无朱鹮——探访40年前朱鹮发现地
  ·909万高校毕业生,如何走好就业第一步
  ·全国酵素产业高质量发展论坛开幕
  ·陕西旬阳:农旅融合助力小镇兴旺
  ·十四运会沙排测试赛“激战”陕西大荔沙苑
  ·陕西省34所高校“专升本”计划招生26517人
 
主办单位:陕西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