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
1950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因敌我双方在运动中的不期遭遇战而打响,彭德怀将其称为“遭遇与反突击战役”。战役共进行了13天,消灭敌军1.5万人,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赶到清川江以南,粉碎了美军在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的计划,使朝鲜人民军获得了整顿的时间。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悍然派兵进行武装干涉,发动对朝鲜的全面战争,同时派第七舰队侵入中国台湾海峡,并不顾中国政府多次警告,越过“三八线”,直逼中朝边境的鸭绿江和图们江,把战火烧到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之上。 

  在此危急关头,应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同志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策。1950年10月19日,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同志率领下,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同朝鲜军民并肩抗击侵略者,以大无畏英雄气概,毅然承担起保卫和平的历史使命。 

  入朝后,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于10月25日由志愿军第40军在温井两水洞地区与韩军遭遇打响,这一天后来也被定为抗美援朝战争纪念日,与现代化装备的敌军经过13天作战对抗,志愿军以1万余人伤亡的代价,消灭敌军1.5万人。[详细]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1950年6月27日,美国空军投入朝鲜战争。图源: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 

  1950年,在朝鲜半岛爆发了一场震惊世界、至今仍有影响的战争——朝鲜战争。这本是北南朝鲜之间的内战,但美国总统杜鲁门命令其海陆空军入侵朝鲜,同时命令美海军第7舰队入侵我国领海台湾海峡,令美国第13航空部队进驻我国台湾,明目张胆地侵略我国。美国驻远东最高司令麦克阿瑟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纠集16国军队,动用了除原子弹之外的一切先进军事装备侵入朝鲜,并将战火疯狂地推向中朝边境,炮击江北岸的中国领土,派飞机轰炸我东北地区,激起了刚解放的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怒。 

  △1950年6月27日,美国在武装干涉朝鲜内战的同时,杜鲁门命令美国海军第7舰队侵入中国台湾海峡。图源: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 

  △1950年8月27日起,侵朝美空军不断侵入中国东北领空,疯狂轰炸边境城镇和乡村。图源: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 

  当美军仁川登陆,越过“三八线”,疯狂北犯时,金日成首相就派朴一禹次帅、内务相到中国安东(今丹东)恳切请求中国出兵支援,10月1日,朝鲜内务相朴一禹带着金日成首相给毛主席的信飞到北京,恳请中国“急派中国人民解放军出动援助我军作战”。毛泽东问:“你们向斯大林同志提出援助了吗?”朴答:“金日成同志给斯大林同志写了信,提请援助”,“斯大林同志希望这一问题同中国商量。”毛泽东说:“请容我们政治局研究后答复。” 

  △1950年,美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侵朝战争,并不顾我国政府警告,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摄影/杨振亚)图源:解放军画报 

  那时,刚刚获得解放的中国人民,国力很弱,百废待兴,急需一个和平环境建设祖国,而且中央还准备解放台湾和进军西藏。艰难的抉择,使毛泽东寝食不安,连胡子也不刮。多次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全面深入分析当时形势,反复衡量出兵的利弊,认为中朝是邻邦,唇亡齿寒,不能见死不救。 

△图源:军报记者微博 

  “中朝是唇齿之邦,唇亡则齿寒。朝鲜如果被美帝国主义压倒,我国东北就无法安定,我国的重工业半数在东北,东北的工业半数在南部,都在敌人轰炸威胁的范围内。”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全面分析权衡了利弊,以及参战的困难和有利条件后,于1950年10月5日,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这一决策,正确地把握了局部和当前、根本和长远的利益关系,是革命胆略和科学态度相结合的产物,是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相结合的产物。周恩来曾提到:“毛泽东下这个伟大的决心,是根据他科学的判见、实际的分析。”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开始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摄影/黎民)图源:解放军画报 

△志愿军某部召开出征动员大会。图源:中国军网 

  为了使战争尽量控制在朝鲜境内,中央决定,不以国家名义参战,不给美帝国主义扩大侵略战争以借口,决定用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入朝参战。 

  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签署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着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由彭德怀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挂帅出征。中国人民志愿军辖第13兵团及所属第38军、第39军、第40军、第42军,及炮兵司令部与所属之炮兵第1师、第2师、第8师。中国人民志愿军以东北行政区为总后方基地,所有一切后方工作供应事宜,统一由东北军区负责。 

  △1950年10月19日起,志愿军第39、40、42、38军先后从安东、长甸河口、辑安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图源: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 

  1950年10月19日,在“联合国军”攻占平壤的当天,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这支不畏强敌、英勇顽强的部队,所创造的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至今仍被广泛传颂。 

敌我双方战力部署

△志愿军入朝后向敌后迂回。图源:中国军网 

  中国对于要出兵朝鲜已经实现向美国提出了警告,但是出兵的时间和地点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各部队入朝时,都采用夜间行军、白天严格隐蔽的措施。在敌机日夜不停地搜索中,数十万大军完全未被敌人发现。 

  10月19日至10月22日,志愿军第38军、第39军、第40军、第42军全部进入朝鲜,同时第50军、第66军作为战役预备队于10月底入朝。至11月初,入朝志愿军共有6个军、18个步兵师、3个炮兵师,总兵力约30万人。 

  △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左一)在朝鲜前线主持作战会议,部署作战计划(资料照片)。图源:新华社 

  麦克阿瑟为在感恩节前结束战争,命令部队以团、营为单位向中朝边境疾进。当时朝鲜战场的“联合国军”达到42万人(包括韩国军队),但向北推进的一线部队只有13万人(包括美军4个师、英军1个旅、韩军6个师),美第10军和美第8集团军又分作东西两线,这种分兵冒进,正好给志愿军出其不意的突袭造成有利机会。 

  彭德怀提出"西攻东防"的作战部署,我志愿军集中38、39、40军、42军之125师及炮兵两个师共12个师在西线抗击美第8集团军主力,将首先打击对象定为最为突出的韩国第2军之第6、第7、第8师。此外,以第42军124师、126师等部队在黄草岭、赴战岭一线阻击东线阿尔蒙德的美第10军迂回部队,配合西线我主力粉碎敌人的战略企图。 

温井之战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第40军一部在温井西北两水洞追歼南朝鲜军。图源:中国军网 

  温井之战,是志愿军入朝之后的第一场战役。战役于10月25日由志愿军第40军首先打响。当日晨,韩国军第6师第2团一个营进至温井,第40军第118师从两水洞地区的公路两旁发起突袭,采用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法在一小时内将敌人全歼。这一天——10月25日,后来定为抗美援朝战争纪念日。 

  10月26日,韩国第6师第7团进占鸭绿江畔的楚山,这是韩军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抵中朝边境。该团占领楚山后,竟冒然炮击我国境内,在发现已陷入我军重围后仓皇后撤。在撤退过程中被志愿军第40军部队团团包围,经战斗大部被歼灭。 

  西线我军主力在与韩国军的遭遇战中成功完成战役展开,并在展开过程中歼灭了韩第6师大部和第8师两个营,并占领了熙川。 

  韩国第6师和8师第10团在温井战斗中受到重度打击,这场败仗加上延伸到鸭绿江的过长战线,使第6师丧失了战斗力。在此之后,韩2军无异于遭受毁灭性打击,组织崩离而不再完善,而这意味着美国第8集团军的右翼门户大开,处于危险境地,完全暴露在准备南下打击联合国部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前。志愿军司令部便利用了这个契机,发起另外一场攻势袭击第8集团军。 

云山之战

  △志愿军第39军在云山战斗中痛歼美军。图为被俘获的美军。图源:中国军网 

△我志愿军战士沿着云山街道追歼逃敌。来源:抗美援朝纪念馆 

  “联合国军”遭遇打击之后,虽已发现志愿军入朝参战,但认为中国是象征性出兵,故稍事调整后继续向北推进。10月31日,英军第27旅进至定州、宣川;美军第24师进至泰川、龟城,骑兵第1师由平壤调至云山、龙山洞地区;南朝鲜军第1师主力向宁边地区转移,第8师退至球场地区,第7师东调球场、德川地区;美军第2师北调安州地区作为第8集团军预备队。其清川江以北的兵力虽增至5万多人,但仍处于分散状态。此时,西线志愿军可集中10至12个师、12至15万人作战,兵力居优势。各军按统一部署,于11月1日黄昏发起攻击。在第40军大力协同下,第39军集中8个步兵团、2个炮兵团、1个高射炮兵团,于16时发起云山进攻战斗。至3日夜,云山战斗结束。 

  云山之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与美军部队在朝鲜战场的首次交锋,被国际军事界评为“世界战争史上少有的遭遇战”。第39军发扬顽强战斗作风,利用灵活战术,以劣势装备战胜了号称“王牌师”的美军骑兵第1师,这两个中美王牌部队之间的战斗,皆在双方意料之外。美军骑兵第1师百十年间从无败绩的神话,经过三天激战,从此烟消云散。美国总统杜鲁门的女儿在回忆录中写道:“在朝鲜开始发生了惊人的事件,第8集团军几乎溃不成军。”一位美军记者则这样描述云山之战:“美军被这锐利的攻势所震惊,他们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战斗,这是一场中国式的葬礼。” 

  云山之战歼灭了具有现代化装备的美骑1师第8团之大部及南朝鲜军第1师第12团一部,共歼敌2046名(其中美军1840名),缴获飞机4架(志愿军唯一一次在地面缴获飞机的记录),击落4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缴获汽车176辆、各种炮190门及大批枪支弹药、器材和物资。这一胜利,极大打击了美军的嚣张气焰,也进一步坚定了志愿军的战斗信心。 

黄草岭之战

△志愿军某部在黄草岭战斗中阻击敌军。图源:中国军网 

  △志愿军第42军某团第4连在黄草岭战斗中,荣获“黄草岭守备英雄连”光荣称号。图源:中国军网 

  黄草岭又称“德洞关”,是一个峡谷,只有一条铁路和一条三级公路通长津湖西到江界,公路两侧是密林掩盖的崇山峻岭,下面万丈深渊,是敌我在东线战场的必争之地。第42军为配合西线作战,打破敌军迂回江界、包抄朝鲜人民军的企图,迅速向东线开进,10月25日晨,黄草岭战斗打响了。志愿军在第42军军长吴瑞林的指挥下,坚守黄草岭,提出口号“据险坚守,与敌决一死战,把黄草岭、赴战岭变成敌军的鬼门关,除了敌人游魂和俘虏外,一个敌人也不准越过。” 

  黄草岭之战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0月25日到28日,以3天时间粉碎南朝鲜“首都师”的进攻;第二阶段从28日到11月1日粉碎南朝鲜三师主力进攻;第三阶段从11月2日到6日粉碎美陆战一师、三师,南朝鲜“首都师”、三师的全面进攻。 

  在黄草岭战斗中,敌机从20~60架次猛增到500~600架次,轮番超低空对我军阵地进行地毯式轰炸,我军指战员甚至可以看见座舱内美军飞行员的面孔。我军在粮弹不足、伤亡较大、饮水极缺的情况下,英勇奋战,并对进攻之敌发动反击。 

  吴瑞林“叫工兵在山缝中塞上小包炸药,炸开口子,再装上两百公斤炸药,用电发火,用电话机起爆,结果炸毁敌人坦克车5辆,炸伤8辆,致使敌人地面部队五六天未敢行动"。 

  据美军战史记载:当志愿军战士“在防线的薄弱处发现空隙时,便蜂拥冲下山谷。在夜间的混战中,中国人好像无处不在”。志愿军第42军在黄草岭、烟台峰同敌连续激战13个昼夜,最终取得了黄草岭地区防御作战的胜利,共毙伤敌2700余人,粉碎了敌人迂回江界的企图,坚决地阻止了敌人前进,有力配合了西线主力作战。7日,我军奉命撤出阵地,向柳潭里集结。至此,第一次战役结束。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中的"秘事、大事"

组建东北边防军始末

抗美援朝第一仗:温井之战

云山之战:志愿军部队与美军的首次交锋

血战黄草岭:志愿军一个连的勇士只剩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