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军史钩沉
战史解码:临津江战役志愿军“干掉”英军王牌
华夏经纬网   2020-08-20 16:30:50   
字号:

  纵观整个朝鲜战争,志愿军打了不少漂亮仗,临津江战役就是其中之一。临津江战役中,志愿军之所以能够“干掉”英军王牌格洛斯特营,很大程度在于志愿军在做好攻坚的同时,成功围点打援。

  战斗回放

  格洛斯特营被围,“联合国军”急救援

  1951年4月22日晚,志愿军发起临津江战役,迅速撕破“联合国军”在临津江沿线设立的防线,将英军王牌格洛斯特营围得水泄不通。志愿军部队63军187师不怕疲劳,轮番猛攻,俘获格洛斯特营大部,歼其一部,仅有少量漏网之鱼利用山丘地形逃脱。

  “联合国军”方面得知格洛斯特营被围,上至“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下至英军第29旅旅长布罗迪准将,都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想要将格洛斯特营救出来。李奇微考虑的是国际影响:英国是西方国家之中出兵仅次于美国的国家,是朝鲜战争中美国最重要的盟友,格洛斯特营是英军王牌,是英国陆军唯一的“双徽营”,如果他们被吃掉,英国人面子上不好看,美国人面子上更不好看———因为美国人惯常利用善于防守的英军部队殿后担任掩护任务,若格洛斯特营被全歼,会落下话柄———美军为了自己逃跑,牺牲友军。

  布罗迪准将着急那是自然的,毕竟格洛斯特营是他麾下3个步兵营的主力之一,丢了这个团,不仅兵力折损甚大,而且对家乡父老不好交代。

  于是,“联合国军”在各处都遭受志愿军猛攻时,紧急组织几路人马,想去把格洛斯特营解救出来———能救出来更好,救不出来,就派一支部队冲进志愿军包围圈,加强格洛斯特营的兵力,令其固守待援。

  美第3步兵师师长索尔得到李奇微的严令———一定要救出格洛斯特营。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波多黎各第65步兵团团长威廉•哈里斯,哈里斯派出了归其指挥的菲律宾营。索尔为加强菲律宾营的战斗力,又拨出4辆“霞飞”式轻型坦克。

  24日早晨8点,由菲律宾第10营战斗队和英军29旅下辖的皇家爱尔兰第8轻骑兵团组成的坦步联合攻击部队上路了。布罗迪派出了6辆“百夫长”重型坦克与菲律宾部队一起行动。第8轻骑兵团C中队的亨利•胡特少校负责指挥装甲纵队。他们沿着临津江狭窄的山谷道路前进,这条道路被英军称为“5Y”道路,笨重的“百夫长”坦克并不适合走这种小道。为了提高推进速度,“霞飞”轻型坦克被派去打头阵。

  被打得动弹不了

  为了让后面的步兵跟上来,坦克部队在曲折蜿蜒的小路上缓慢前行。他们越往“5Y”道路深处走,道路就越狭窄。“百夫长”坦克的头车跟在“霞飞”坦克后面,头车里的英国大兵保罗将脑袋从炮塔中伸出来,他觉得小路两旁的石壁向他压来,看不到一个志愿军士兵,甚至也看不到菲律宾人,因为两旁的石壁太陡峭,挡住了他的视线。从12点40分到14点15分,救援部队才前进了3.2千米。

  等到英军和菲律宾军队在峡谷中走了一半路程,处于进退两难之时,志愿军发起进攻。他们充分利用了地形,峡谷中间正好有一片开阔地,里面有一个茅草屋小村庄和几亩稻田,他们在这里打了敌军一个措手不及。

  战斗打响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3点。刚刚冲到开阔地的第一辆“霞飞”坦克,就被志愿军的迫击炮击中,后部燃起大火。它挡住了跟在自己身后的救援部队的去路。后面的坦克试图把它顶到一边,但没有成功,“联合国军”救援部队被困在谷底,动弹不得。

  志愿军战士开始在山谷两侧的山脊向“联合国军”发起猛烈射击,由于山谷地带狭小,无法回旋,且山脊高度有30米,“联合国军”坦克上的主炮和同轴机枪没有办法打到他们。胡特少校从自己的座车上下来,在一辆接一辆的坦克底下钻过去,爬到了最前面,搞清楚了战场状况———原来那辆燃烧的坦克挡住了去路,他只能原路返回,回到自己的座车。他看到了中国的“坦克杀手”拿着爆破筒和炸药包步步逼近,然而在峡谷的逼仄地形上,坦克无法近距离地攻击志愿军,所以,他们只能绝望地等着挨打。

  布罗迪准将得悉情况后,下令撤退。由于峡谷地形太窄,笨重的“百夫长”坦克无法转向,只能“咔嗒咔嗒”地倒车撤退。菲律宾士兵端着枪,也跟着坦克战战兢兢地交替撤退,一眨眼功夫,就有5名士兵阵亡。实际上,布罗迪并没有让菲律宾营撤退,但是菲律宾营也跟着撤下来了。而且他们没有禀报哈里斯,也没有告诉索尔。菲律宾营在山谷地带被志愿军迎头痛击后,放弃救援格洛斯特营的任务,全部退回。

  胡斯C中队的“百夫长”重型坦克这个时候被志愿军居高临下地完全压制,志愿军的迫击炮弹和子弹如雨点般打在坦克上。此时的“百夫长”也就是仗着自己皮糙肉厚,完全丧失了武器的功能,充其量只是一只“铁乌龟”。“铁乌龟”防护力强,开足马力,全速倒车。英军和菲律宾军队组成的联合救援部队狼狈逃出山谷地带。

  逃跑时很狼狈

  有趣的是,索尔认为菲律宾营仍在增援位置,他当晚又决定向菲律宾营增兵。他命令威廉•哈里斯派兵,在4月25日早上发动进攻。

  等到25日早晨,由于哈里斯部队中的绝大多数步兵已被调去支援韩国部队,哈里斯只好派出第64坦克连和第65坦克连、第10野炮营从东面发起进攻,第73坦克营将在韩国军队支持下,从西面发起进攻。

  临到部队出发前,哈里斯意识到没有步兵的支持就派出坦克和炮兵部队,无疑是去自杀,所以他改变主意,只是象征性地派出了第64坦克连一个坦克排。第64坦克连连长担心派出一个排,兵力不足,只会白白送给志愿军,便要求全连出动,但是哈里斯没有批准。于是4辆轻型坦克上路了,坦克手知道去就是送死,开到“5Y”路上,急匆匆打完所有弹药就退了回来。

  第73坦克营C连从西面在韩军第12步兵团的支援下发起进攻。这些坦克手和韩军士兵没有与志愿军打什么大仗———因为这个时候,志愿军围歼格洛斯特营的战斗已差不多打完,不过他们却遇到了从被围的格洛斯特营侥幸逃出的迈克•哈维等5名军官和38名D连的士兵。这43个人和另外逃出的12人是最初有800名士兵的格洛斯特营的幸存者,不过他们只顾着逃命,连武器都丢了,狼狈不堪。

  战斗点评

  在临津江雪马里围歼格洛斯特营的战斗之所以成功,除了志愿军187师一刻不停地猛攻猛打外,在“5Y”路成功阻止英军和菲律宾军队步坦联合救援部队的到来也非常重要。志愿军打援部队巧妙利用地形,阻止了敌人的援军,为主力部队围歼格洛斯特营创造了机会。否则,敌军坦克部队冲进志愿军的包围圈,就会加强敌守军实力,固守待援,志愿军承受不了人力和弹药消耗,只能放弃围歼计划。

  志愿军这场围点打援成功之处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快速穿插,抢占有利地形,形成居高临下的有利态势,最大限度地抵消了敌军在武器上的优势。

  志愿军突破敌军临津江防线后,没有停止脚步,集中全力围攻英军29旅所部,而是从更大的宏观角度,派出有力部队,利用山脉的地形掩护,快速向南穿插。志愿军打援部队,渡过临津江,占据了“5Y”道路的两侧山脊作为阻击阵地,为阻击战的成功创造了地形上的便利条件。

  在狭窄陡峭的临津江山谷地带,敌军的坦克和机枪无法获得足够的射击仰角,只能困在山谷中被动挨打。如果不是他们在菲律宾步兵的掩护下快速后撤,难免会被志愿军的单兵反坦克小组各个击破。这样一来,我军缴获当时被联合国军视为最高机密之一的“百夫长”坦克也是极有可能的。

  第二,伏击点的选择非常巧妙。志愿军选择的是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锁钥之地,让敌军既救不到格洛斯特营,又很难退出去,当真是进退两难。

  志愿军的伏击点选在狭长的“5Y”通道的中间———在狭窄的山间道路上刚好出现一个稍微开阔一点的地带。这里有村庄,有稻田,有树木,可以隐藏我们的单兵反坦克小组,也可以隐藏轻装步兵,因此,此处是最适合志愿军集中兵力伏击敌军的地方。不仅可以利用山脊两侧的交叉火力和平射火力,而且能为我单兵反坦克小组通过“近身肉搏”的方式,摧毁甚至缴获敌军坦克创造条件。

  此处可以形成对敌军的三面夹击———左、中、右三面都有我军的兵力和火力,彻底截断了敌军的前进通道。志愿军在这个狭长通道刚刚进入开阔地带的当口,击毁了“联合国军”的首辆坦克,这样就把敌军死死困在狭长通道之中,使敌军很难再前进一步。此地是最大限度地部署我军兵力的最佳地点,如果仅仅是在山间通道中选择一个伏击点的话,我军只能居高临下地打击敌军,如果无法摧毁敌军坦克,就会造成战斗失利。

  第三,战术安排得当,充分发挥了穿插部队轻装的优势,并最大限度杀伤了敌人,有效阻止了敌人的援兵,达到了阻敌增援的目的。

  志愿军穿插部队的特点往往是轻装简从,只能携带轻武器以及迫击炮、手榴弹等便于携带的武器。志愿军的穿插战术在朝鲜战争中多次运用,效果非常明显。志愿军穿插部队往往利用朝鲜多山的地形,快速迂回到敌军后侧,截断敌军退路。如果条件许可,他们还会摆好路障,这种路障往往直接设在道路正中间。

  志愿军部署在“5Y”道路上的部队的战斗目标是阻敌增援,由于“联合国军”的火力强大,要想吃掉敌人的增援部队,非常困难,所以志愿军穿插部队占据山谷的两侧高地,先放敌人进入山谷,等敌人在山谷道路上摆开“一”字长蛇阵,到达伏击点时,再打响战斗,既消耗了敌人时间,又疲劳了敌人的步兵。最关键的是,击毁了敌人的坦克头车,堵塞了道路,然后发起猛攻,造成了要将敌军一举歼灭的声势。在此不利情势下,布罗迪为避免自己的部队再遭损失,就下令坦克中队撤退,没想到,菲律宾营也跟着撤了下来,敌人的主力援军自此彻底失败。

  此外,这场战斗中也有一点小小的美中不足:

  这场围点打援的美中不足是志愿军缺乏有力的反坦克武器,如果穿插部队再配备一些大口径反坦克火箭筒、平射炮,哪怕多准备一些燃烧瓶,敌人在山谷中的坦克部队就将面临灭顶之灾。头车已被我们击毁,前路已断,如果再把末车击毁,把敌军坦克的后路也给断了,那敌人的坦克增援就彻底失败了。

  这场成功的阻击战,也暴露出志愿军在武器方面与敌军的巨大差距。但是智慧英勇的志愿军运用巧妙的战术,最终成就了临津江战役围歼格洛斯特营的伟大战绩。

  来源: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   作者:康狄

 

责任编辑:唐诗絮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铁在烧:志愿军铁原大战实录
·县里围歼战
·杨育才:奇袭“白虎团”
·一个人报团去南北极,87岁抗美援朝女兵火了!
·伍先华:爆破英雄 身先士卒
·纪念抗美援朝70年 革命历史题材剧《跨过鸭绿江》开机
·抗美援朝战争第四次战役(1951年)
·汉江南岸的坚守防御作战
·砥平里战斗
·第四次战役
·胡修道:少年英雄,勇者无惧
·孙占元:永不后退的战斗英雄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VP-11防雷车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热点新闻排行
   
Template File not set yet,this is the templary output.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台当局砸2千亿量产远
台防务部门规划斥资两千亿元的特别预算案,生产具有“源头打击”能力的飞弹,应对所谓的“大陆武力威胁”。
歼-20首飞十周年
歼-20实现了我国航空工业研制能力和航空武器装备建设从第三代向第四代的跨越,是中国军队重要的“撒手锏”武器。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