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建印太“小北约”,美用核潜艇武装澳大利亚
美国总统拜登与英国首相约翰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成立一个结合军事与外交、名为AUKUS的新三方安全倡议,这被舆论视为美国打造对抗中国的新联盟。同事,澳大利亚将获得核潜艇技术,使其有能力在印太地区实施核潜艇巡航。白宫表示,这是将美国的欧洲盟友转向印太合作的第一步。

  美英澳三国首脑举行视频会议,并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三国组建一个名为AUKUS(澳英美三国英文前两个字母的缩写)的安全联盟。“美国之音”称,新的安全架构包括了军事、外交,深化信息技术共享,推动安全和防务科技、产业基地、供应链深度融合。这个新联盟的第一个倡议,是在18个月内动员英美澳三国技术与海军等团队,支持澳大利亚取得核潜艇能力。

  拜登当天在白宫开完三方视频会议后发表讲话称:“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忠诚和有能力的伙伴,今天我们更加亲密。我们又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以深化和正式确立我们三国之间的合作,因为我们都认识到确保印太地区长期和平与稳定的紧迫性。”

  约翰逊在伦敦发表讲话称,三国是“天然盟友”,尽管“可能在地理上分离”,但利益和价值观相同。莫里森则称:“我们现在必须把我们的伙伴关系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不过对于澳大利亚获取核潜艇一事,他辩解称,澳并不寻求拥有核武器。

  为了彰显这一联盟的重要性,白宫还举行了背景简报会。一位不具名的资深官员表示,美英澳三方安全伙伴架构,彰显了拜登政府“建立坚强伙伴关系,以维护整个印太地区和平稳定的决心”,同时也是将美国在欧洲盟友转向与印太盟友合作的第一步。该官员称,美国在亚洲的传统盟友包括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等,同时加上新盟友如印度、印度尼西亚跟越南等,还有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现在再加上这个新的三方安全联盟,将形成更宽广的战略,“应对21世纪最大的挑战”。尽管该官员未明说最大挑战是什么,但“美国之音”称,拜登曾经多次强调,中国就是21世纪最大的挑战。

  “虽然三国领导人在发言中都没有提到中国,但新同盟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遏制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华盛顿邮报》称,拜登对中国有两副面孔:尽管拜登上周刚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了电话交谈,声称两国没有理由由于竞争而陷入冲突,但本周他却发起成立了对抗中国的新军事联盟。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是拜登努力打造国际联盟以对抗中国的重要一步。这为拜登今年秋季的一系列外交活动拉开序幕,拜登已将对抗中国作为其外交政策的核心内容,并表示希望盟友能广泛参与进来。

  对此,中国专家表示,这是美国在构建印太版北约过程中采取的又一关键步骤。美国一直企图在亚太搞一个类似北约的多边联盟架构,现在的这个三方联盟是前站。在美国安全观念里,美英澳同属盎格鲁撒克逊文化,都是白人主导的讲英语的国家,三方联盟是美国在亚太最核心圈子;稍外围一点的是美韩、美日等诸多双边联盟;美日印澳四方机制则是更外围一些的机制,印度还算不上美国正式盟国。美国正试图将这些不同的组合打造成其主导下的一个相互关联、相互支撑的完整联盟体系。

美用核潜艇武装澳大利亚,捅法国一刀

    美国要给澳大利亚核潜艇技术,盟友法国很受伤。“这确实是在(我们)背后捅刀子。” 美英澳三国宣布将组建一个新的印太伙伴关系,其中包括帮助澳大利亚获得核动力潜艇,而一项澳大利亚2016年与法国签署的潜艇合同则因此告吹。不仅不满美国排挤自己这个盟友,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在接受法媒采访时也表达了愤怒,称法国与澳大利亚建立了信任关系,而现在这种信任已遭到背叛。

  “我今天非常愤怒,也感到愤愤不平……这不是盟友之间应该做的事。” 勒德里昂说,“这一决定来得十分突然,是单方面也是不可预见的,在很大程度上让人想起特朗普,这是他会干得事情。”

  澳媒《悉尼先驱晨报》在评论此事时说,法国人对美英澳三国之间这一令人惊讶的新国防协议“感到愤怒”不过是轻描淡写的说法。“一夜之间,在法国眼里,澳大利亚已经从朋友和盟友变成了一个不可信任的国家”。

  法方声明表示,美国的决定迫使法国放弃与澳大利亚签署的潜艇采购协议,“在我们在印度-太平洋地区面临前所未有挑战之际,美国选择将法国这样的欧洲盟友与伙伴从其与澳大利亚的结构性伙伴关系中排挤出去……法国只能接受并且表示遗憾。”路透社还称,法国外长和防长在声明中还表示,澳大利亚违背合同的决定背弃了两国的合作精神。

  《悉尼先驱晨报》说,法国总统马克龙投入巨额政治资本,把潜艇合同变为更持久的东西。2018年,他站在悉尼花园岛军港的一艘军舰上,承诺将开启法国介入印平地区的新时代——这是联盟多年来一直想要的,并受到了热烈欢迎。

  2021年6月,在中澳关系处于紧张状态时,马克龙还支持澳大利亚与中国“作斗争”。当时,他站在爱丽舍宫庭院里的莫里森一旁,表示法国致力于“捍卫印太地区的平衡”,并强调“我们认为我们与澳大利亚的伙伴关系是印太地区的核心战略”。

  而马克龙不知道的是,四天前,莫里森在英国七国集团峰会上与美国总统拜登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会晤,讨论了一项秘密计划——放弃法国潜艇并使用英美技术支撑的核动力舰队进行替换。澳大利亚总理在上述爱丽舍宫的会议上以及之后的几天告诉马克龙,澳大利亚正在考虑自己的选择,但他没有告知马克龙有关美英正在秘密制定的计划。

  “说到打脸,没有比这更严重的了” 《悉尼先驱晨报》说。

美法“印太战略”在澳大利亚撞车

  英澳被更紧地捆绑在美国的“印太战车”上,既是三方在“五眼联盟”框架内合作的延伸,也是美国企图在军事领域锐化其“印太战略”的体现。美英是“五眼联盟”内军事实力最强、对“印太”野望最多的成员,澳大利亚则是其中最有条件承载美英战略、成为挺进“印太”桥头堡的国家,美英自然少不了在它身上押宝。

  但披着“军事技术分享”外衣的三方“安全伙伴关系”并无半点“新意”。作为合作的第一步,美国提出要将其核潜艇制造技术“分享”给澳大利亚,这不过是先送后卖的军火营销伎俩。如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美澳之间的这笔交易似乎也说得过去,但这却动了法国军火商的奶酪。

    在与美国做交易之前,澳大利亚原计划从法国订购12艘常规潜艇,预算高达900亿澳元(660亿美元),据说还是澳方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军购订单。现在美国不仅“免费提供”技术而且还是更高级的核潜艇,澳大利亚自然乐见其成,断然中止了和法方的交易。这种被盟友半道“截胡”和出卖的不地道勾当,自然引起了法国方面的愤慨。法国外长和防长双双向媒体表态,认为美澳此举的严重性足以“破坏盟友间的政治互信”。

  如果算算美欧近年来的军火销售账,就大致能明白法国愤怒的部分缘由。到2020年,美国12家军火商的销售额占世界前25名销售总额的61%,稳居世界第一。尽管西欧国家只有6家厂商位列前25大军火企业,只占销售总额的18%,但法国军火销售的上升势头很猛,其中达索航空集团靠向印度出售阵风-M战斗机一项,就以年销售额增长105%的成绩名列2019年年销售额增幅头名。

    尝到了甜头的法国军工企业自然希望锦上添花,如果再一举拿下澳大利亚的潜艇订单,法国就能在全球军火销售中站稳一席之地。法国政府也为此不遗余力地推进“印太战略”,总统马克龙前不久还在法澳领导人会谈中迎合澳方“诉求”,不仅有为本国军火商“带货”的考虑,也有通过军事合作在未来“印太”安全格局中扎下根来的目的。但美澳之间的一纸交易让法国政府和军火商的期待双双落空。

  如果仅仅是生意上的损失,法国也许就此吃个哑巴亏咽下这口气了,但令法国愤怒的另一半原因是美国对待盟友的“口惠而实相反”,口头上“重视并尊重盟友”暗地里却抢生意、挖墙脚,这让还没有从被美国在阿富汗撤军行动中“出卖”的愤懑情绪中恢复过来的法国和欧洲,伤口上又被撒上了盐,不得不再次质疑美国所谓“回归多边主义”、“重振盟友体系”政策宣示的诚意。法国政府为此再次强调自力更生建设“战略自主”的必要性,法国舆论也群情激昂,甚至汇同德国民意一道,将美英澳“一网打尽”,把双方矛盾追溯到了盎格鲁—撒克逊人与欧洲大陆的历史恩怨上。

  在域外势力纷纷出台“战略”、“剑指印太”的当下,美英搅黄法国在澳大利亚的军火生意,不过是暴露出了各方在“维护安全”、“促进稳定”等“高尚目标”下各谋其利、夹带私货的本质。只有先利用所谓“安全威胁”来搅浑印度洋太平洋的水,才能创造出浑水摸鱼的条件,才能为各自的军火商打开巨大的市场和商机。美英法在澳大利亚的政治-安全-商业操作已经在日本、印度和韩国等地区国家有了布局,可以想见各方“印太战略”相互撞车的场景还将陆续上演。

  澳大利亚的邻国及“五眼联盟”之一的新西兰也表明了不同的立场。新西兰总理阿德恩表示,AUKUS未曾征求过新西兰的意见。她称,新西兰奉行无核政策,将不会解除长达数十年的禁止核船只进入其水域的禁令。英国《每日邮报》称,事实上,“五眼联盟”中的新西兰和加拿大都未加入AUKUS,因此这几乎肯定会降低这一联盟的重要性,并且令五国产生隔阂。

  而加总理特鲁多拒绝对AUKUS一事发表评论。加拿大《环球邮报》称,美国曾多次警告,将停止与对中国不够强硬的国家分享情报。目前尚不清楚AUKUS是否会纯粹作为澳大利亚获取军事资源的工具,或者该协议会取代“五眼联盟”的一些工作。长期以来,加拿大的态度一直是,“我们将专注于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与美国的安全关系不受影响”,“加拿大现在必须在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之间做出选择”。

  专家认为,美国最终能否成功打造印太版北约,还有很多挑战。一方面不少盟友和伙伴对美国的可信度产生怀疑。另一方面,西方内部也有较大的战略层面分歧,比如法德希望恢复欧洲战略自主,不想做美国附庸。他强调,对于西方内部的裂痕和纷争,我们不能低估,也千万不要高估。

  事实上,就连澳民众也对美英澳联盟表示质疑。拜登在发表讲话时忘了莫里森的名字,用“南半球的那个家伙”代替。有澳网民称,澳只有当美国棋子时才会被记起。

赤裸裸的核扩散行径

    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大使在国际原子能机构9月理事会上发言,就美国、英国宣布协助澳大利亚发展核动力潜艇项目一事初步表明中方的严正立场,指出美、英此举是赤裸裸的核扩散行径。

  王群表示,防止核武器和核技术扩散,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的宗旨,也是缔约国履约应尽的核心义务。美、英作为上述条约的缔约方和核武器国家,公然帮助澳大利亚这一无核武器国家建造核动力潜艇,显然会造成核材料和核技术的扩散。这不仅有悖NPT的宗旨和核心义务,而且有损以NPT为核心的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及努力。中国坚定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严重关切这一事态发展。同时,国际原子能机构作为履行NPT核不扩散和保障监督义务的国际组织,也有责任有义务对美、英、澳有悖NPT义务的行径公开表明其严正立场。

  王群强调,美、英作为核武器国家,对澳大利亚这样的无核武器国家发展军用核技术公然扶持,这是赤裸裸的核扩散行为。这种核扩散行为对于朝鲜半岛核问题和伊朗核问题等热点问题的解决将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当前,机构理事会和大会正在讨论朝核、伊核问题,各成员国和包括国际原子能机构在内的相关国际组织必须就美、英、澳合作发展核潜艇一事表明严正态度,以促进所有国家切实全面有效遵守国际核不扩散义务。

  王群指出,美、英向澳大利亚出口高度敏感的核潜艇技术,再次证明他们在核出口问题上采取的是“双重标准”,并将此作为地缘政治博弈的工具。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径。同时,澳大利亚作为NPT的无核武器缔约国和《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的缔约国,引进具有战略军事价值的核潜艇技术,包括周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对此有理由质疑澳方恪守核不扩散承诺的诚意。美、英、澳的这一行径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危害国际和平与安全。

  王群最后强调,中方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保留进一步做出反应的权利。我们也呼吁国际社会共同行动起来、制止这种危险行径。

  CNN报道称,美国帮助澳大利亚获得核潜艇,即使在盟友之间也是极为罕见的。此前美国只和英国进行过相关合作。报道引述美国官员的话称:“这项技术绝对敏感。坦率地说,这在许多方面都是我们政策的一个例外。”但美国官员也称,这种努力是必要的,它可以向亚洲国家发出信息,让他们放心。

  军事专家分析称,核(动力)潜艇即使像美澳所说的不配备核武器,本身也是战略攻击能力的重要体现,由于巡航时间长,它能跑到很远的地方,而且深度非常深,在大洋里很难被发现。这说明澳大利亚野心很大,它很想在印太事务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澳大利亚将开创一个非常具有破坏性的先例。这将对核不扩散制度造成非常重大的损害,对澳的损害也将超过其获得核潜艇所带来的国防利益。

  美英帮澳大利亚获得核潜艇巡航能力,等于是让所有国家获得核潜艇合法化,也让国际出口核潜艇技术彻底合法化。由于美国搅动大国竞争,必然会延伸出越来越多的地区紧张,拥有核潜艇将成为普遍的诱惑,世界需要做好准备迎接“核潜艇热”的到来。

  华盛顿为拉盟友共同对付中国正在失去理性,制造一些超出其控制力的对立和破坏。它只顾向中国发难,却不认真评估自己被反噬的可能性。美国和盟国正在把世界搅乱,连核不扩散这条底线他们都要去碰。那么一个有趣的问题是:究竟是中国承受世界混乱的能力强,还是他们承受那些混乱的能力更强呢?

澳美同盟70年,澳大利亚有何得失?

  澳美同盟是澳大利亚参与的第一个不是由英国主导的军事同盟。1931年获得英联邦内独立国家地位后,澳大利亚仍与英国在军事、外交等方面全面合作,二战期间,也和英国并肩对德国、日本等国作战。澳美之间的军事合作也开始于二战,麦克阿瑟率领的美国驻菲律宾陆军被日本击溃后撤到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也成为美国在太平洋地区反攻的基地。澳大利亚为美军提供大量军需物资,并配合美国完成了对日本的反攻。共同作战让美国看到澳大利亚有着很强的经济和军事实力,能够帮助自己掌控太平洋、印度洋的主导权,故而在二战结束后不久就与澳大利亚缔结了军事同盟。

  澳大利亚原本将英国视为安全保障,但英国在战后国力衰退,军事力量退出亚太地区,澳大利亚只能另寻靠山。冷战期间,美苏两强争夺霸权导致国际局势长期紧张,各国要么奉行不结盟政策,要么投靠超级大国以保障安全。澳大利亚与美国同处亚太,又曾长期并肩作战,澳大利亚自然全面倒向了美国。

    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重要盟友,澳大利亚在美国历次海外作战中都全力配合。澳大利亚军队是越南战争中作战表现最出色、为美军提供帮助最多的盟军之一,澳大利亚也由此获得了美国重视,在美国主导的亚太同盟体系中的地位得到进一步提升。但澳大利亚也在越战中付出惨重代价,伤亡超3000人,又迟迟看不到和平希望,导致澳大利亚社会出现强烈反战情绪,1970年爆发了20万人参加的反战游行。

  在与美国结盟后,澳大利亚获得了美国的军事支持,并通过配合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行动加速了自身军事影响的拓展。与美国保持密切的军事关系,还有助于澳大利亚加强与美国经济等领域的合作。但澳美同盟带给澳大利亚的并不只有好处,除配合美国作战造成伤亡和经济损失外,澳大利亚在外交方面经常因同盟关系的存在而受到牵制。

  与北约、日美同盟等同盟关系类似,澳美同盟也是不对等的,美国占据主导地位,这就让澳大利亚外交经常陷入被动,又很难摆脱美国影响。在同盟结成之初,澳美之间就曾出现矛盾,澳大利亚是南太平洋地区最大国家,自然想成为地区事务主导者,而美国认为自己是亚太军事同盟的“老大”,即便是澳大利亚家门口的南太平洋地区也要由美国说了算。

  军事同盟将澳大利亚绑定在了美国的亚太同盟体系中,也让澳大利亚外交失去了灵活性。由于军事和外交政策与美国绑定,澳大利亚只能追随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和“印太战略”,导致原本稳定的亚太地区出现阵营对立的危险,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也受到影响。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美国、英国与澳大利亚开展核潜艇合作,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美、英向澳大利亚出口高度敏感的核潜艇技术,再次证明他们将核出口作为地缘政治博弈的工具,采取“双重标准”,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径。澳大利亚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无核武器缔约国和《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的缔约国,引进具有战略军事价值的核潜艇技术,包括周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有理由质疑澳方恪守核不扩散承诺的诚意。中方将密切关注相关事态发展。

  赵立坚说,中方一贯认为,任何地区机制都应顺应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有助于增进地区国家间互信与合作,不应针对第三方或损害第三方利益。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小集团”违背时代潮流,与地区国家的愿望背道而驰,不得人心,也没有出路。有关国家应摒弃陈旧的冷战零和思维和狭隘的地缘政治观念,尊重地区国家民心,多做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发展的事,否则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来源:环球网、中新网、新华社、央视新闻客户端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