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大喇叭背后的故事 折射两岸关系变迁
地处厦门市环岛路、与金门一水之隔的胡里山炮台,是名闻遐迩的著名旅游风景区。不久前,来自金门县合唱团、台北圆韵合唱团、桃园合唱团的50多位音乐人,曾汇聚这里,面朝大海,畅怀高歌《大海啊故乡》《金厦情牵》等歌曲,吸引四方游客驻足。
 

台海大喇叭背后的故事折射两岸关系变迁

    胡里山炮台管理处主任王勇和胡里山炮台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翁鹭引领记者参观当年对台前线广播站旧址。 杨伏山 摄

  (改革开放40年·两岸缘)台海大喇叭背后的故事 折射两岸关系变迁  

  中新社厦门8月20日电 题:台海大喇叭背后的故事 折射两岸关系变迁

  中新社记者 杨伏山 黄咏绸

  地处厦门市环岛路、与金门一水之隔的胡里山炮台,是名闻遐迩的著名旅游风景区。不久前,来自金门县合唱团、台北圆韵合唱团、桃园合唱团的50多位音乐人,曾汇聚这里,面朝大海,畅怀高歌《大海啊故乡》《金厦情牵》等歌曲,吸引四方游客驻足。

游客在瞭望台用望远镜眺望一水之隔的金门列岛景色。 杨伏山 摄

游客在瞭望台用望远镜眺望一水之隔的金门列岛景色。 杨伏山 摄

  谁曾想到,就在上个世纪,并不遥远的历史节点,这里却在超过20年的时间里时常可闻两岸的枪炮声和互向对方喊话的广播声。

  日前,记者一行冒雨来到这里,探访当年金门炮战时,设置在这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军区厦门对敌有线广播站”故地。

胡里山炮台管理处主任王勇介绍改造一新的瞭望台战地服务部内文化墙富装饰。 杨伏山 摄

胡里山炮台管理处主任王勇介绍改造一新的瞭望台战地服务部内文化墙富装饰。 杨伏山 摄

  胡里山炮台管理处主任王勇引领记者来到一块刻有“广播站”字样的石碑前,指着其后一处碉堡式建筑物说,这里就是当年“福建前线对敌广播站”(番号536)大喇叭的放置场所;附近的炮台瞭望台也成为当年解放军前沿瞭望哨阵地。

胡里山炮台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翁鹭向记者介绍瞭望台的历史变迁。 杨伏山 摄

胡里山炮台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翁鹭向记者介绍瞭望台的历史变迁。 杨伏山 摄

  胡里山炮台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翁鹭青告诉记者,1958年,金门炮战爆发之后,对台前线广播站在这里应运而生,对台广播站机组人员播音员进驻。陈斐斐调入福建前线广播站,成为第一个播报闽南语普通话的播音员,同年10月6日,她在这里首播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告台湾同胞书》。

  在陈斐斐老人家里,记者亲眼目睹老人家收藏的她当年在广播台前直播的泛黄老照片,还能感受到她年轻时的风采。

当年对台前线广播站闽南语普通话双语播音员陈斐斐在家中接受记者采访。 杨伏山 摄

当年对台前线广播站闽南语普通话双语播音员陈斐斐在家中接受记者采访。 杨伏山 摄

  陈斐斐在家中接受记者专访时,回忆起当年时常遇到危险的情景,依然心有余悸:“好几次炮弹都落在了我们广播组,把广播组的喇叭打穿了,喇叭还是在喇叭堡里面,被打了十几个洞。”

  在陈斐斐向记者展示的照片中,有一张她与大喇叭的合影。那是一种由30个单头喇叭组合在一起的大喇叭,功率高达15千瓦,在理想条件下,可以将声音传到1万米以外的地方。

  1959年成为福建前线广播站一员、如今已80多岁高龄的田万恭,曾经主持参与过这项喇叭工程的研制。

  老人家在家里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一开始也不是什么都会,干什么就要学什么。喇叭工程涉及声学、物理学、电学、高等数学知识,还要了解距离、声场、声压级,以及在传播过程中声音的衰减等,为此,我费了苦功夫学习。”

  田老先生一边打开电脑向记者展示他当年与大喇叭的照片,一边说,当年,他经常需要在适宜广播的天气架设重达90多斤的大喇叭,“无论白天黑夜,要通过一人深的交通壕,把喇叭背到喇叭阵地架好。然后到发电机房,摇臂发电,再到广播室将机器打开,才能开始喊话广播”。

  大喇叭情结,成了田老、陈老一代当年历史见证人最珍贵的年代记忆。

  时过境迁,当年的大喇叭成为吸引游客驻足而观的景点,瞭望台也成人们远眺金门列岛的绝佳观景处。

  “这是两岸在军事对峙时期的一种特殊沟通交流方式和留下的深刻历史记忆。”在厦门土生土长的翁鹭青说,这里曾驻扎一个通讯连,直到1984年才由军方交给地方旅游部门管理,游客才能在这里看海,眺望对面的金门。

  翁鹭青回忆,1979年,炮战划上句号。也是从那时开始,他供职的旅行社开始接待有台湾同胞的旅游团。

  “不过,那时候,没有三通,台胞来厦旅游,还须经由日本、香港等第三地中转,起初他们甚至不敢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小心翼翼的,后来才说是台湾人,讲闽南话就可以啦。”他说。

  随着两岸交流的深入发展,也给陈斐斐带来意外的惊喜,当年与她隔海喊话的金门广播员许冰莹,终于有机会登陆前来厦门与她见面,“相逢一笑泯恩仇”,她也回访了金门。在陈斐斐家中的照片里,还留有两人当年一起接受采访、一起吃饭的合影。

  王勇告诉记者,不久前,景区管理处将瞭望台战地服务部改造一新,变成一个开放的旅游文化休闲空间。“很多台胞游客会选择到这里眺望对岸金门,在景区每年接待的数以万计的游客中,粗略估计约有三四千名台湾同胞。”

  这里装饰着文化墙、老照片、历史书籍、年代老物件,持续播放纪实视频和具有年代感的乐曲。从窗口向外眺望,海那边大担诸岛旋即映入眼帘,清晰可见。这些无不使人浸染往昔时光,激活那段珍贵的年代记忆。

  傍晚时分,在这里点上一杯服务部特有的“炮灰咖啡”,望海欣赏夕阳里的大担岛、二担岛等岛屿倩影,这个曾经的军事要塞,已然恢复平静,一如两岸民众渴望过上的和平生活。(完)(来源:中国新闻网)

昔日“炮打炮” 今朝“心连心”

写在“炮击金门”战役60周年之际

  新华社福州8月23日电(记者许雪毅)1958年“炮击金门”战役(台湾方面称“八二三炮战”)发生时,洪水平还没出生。这一年,他的父母在炮声中结缘。一个是23岁的民兵,负责运送炮弹;一个是18岁的护士,帮忙包扎伤员。在福建晋江围头村,这对年轻情侣经历了战火考验。

  这一年,与围头村一水之隔的金门岛上,小学生王再生看到家里突然来了好多军人,他们把客厅当成排部,把门板拆了当床铺。8月23日,炮战开打那天,王再生还懵懵懂懂地跑到屋檐上“看热闹”。

  转眼一甲子过去。23日上午,纪念“炮击金门”战役60周年活动在围头村举行。当年的支前民兵、参战老兵会聚于此,见证讲述“炮击金门”故事的《战争与和平》纪念特刊首发。

  纪念特刊里,记载了洪水平“民兵之家”的故事:出生于1961年的他三四岁就随着父辈上“战场”,稍大点儿就拿着竹竿模仿大人打靶……

  当时,围头这个不到3平方公里的小渔村落下5万多发炮弹,由此得名“海峡炮战第一村”。

  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郑重宣示争取祖国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两岸关系开始走向缓和。随着两岸恢复交流,围头村有了新的名字——“两岸通婚第一村”。

  8月17日,村里两年一度的“七夕返亲节”迎来第五届。作为围头村党支部书记,洪水平自豪地介绍,围头目前共有146对两岸夫妻,其中嫁过去137人,娶过来9人。“战火变烟火,围头新娘已成为两岸一家亲最鲜活的见证。”他说。

  而这个月的5日,福建正式开机向金门供水。晋江流域的水,通过围头入海点,经海底管道输送至金门。如今年逾古稀的王再生,在晋江亲眼见到“共饮一江水”从愿景变成现实。“两岸通水之外,希望还能通电、通桥。”他说。

  自古以来,金门与对岸的泉州、厦门之间就往来频繁。王再生的爷爷、爸爸都是泉州人。上世纪30年代,爸爸在泉州和金门之间走船运。“当时金门人经常用地瓜和其他干货过来交换他们缺的米和油。”

  1984年,洪水平在围头村当民兵时,围头和金门的海岸线氛围已和炮战时有所不同。上世纪90年代初,围头被辟为两岸小额贸易试点,高峰期每天停靠60多艘台湾渔船,往来300多名台湾渔民。

  1985年,21岁的台北青年陈清隆在金门当兵。虽曾听父亲说过炮战时藏身地道的故事,但他在现实中感受更多的是“战争氛围渐渐远去”。退伍后,陈清隆开着游艇来到平潭。“当时很多台湾渔船到福建沿海购买鱼获,我认识你,你认识我,就成了朋友。我到平潭玩了一天,还到当地朋友家里吃了顿饭。”

  在金门当兵时,陈清隆的驻地离厦大白城很近,他经常通过望远镜看对岸景色。“当时厦门比较原生态,我看到的多是一些林木、沙滩。”

  陈清隆没想到,望远镜里的这番景致会成为他未来长期生活的所在。2003年,陈清隆落户厦门。如今,他经营的“马克客栈”紧邻厦门海边。从客栈四楼房间望出去,可以看到当年他在金门当兵的那个岛。他清楚地记得,当时金门还有4万多兵力,如今更多的是居民和游客。这种跨越时空的“隔海眺望”,让他感慨万千。

  现在是厦门旅游旺季,游客纷至沓来。陈清隆很享受他的民宿生活。这个曾经的“阿兵哥”说:“在和平的基础上,百业才能兴盛。环境稳定了,美好的一切才能持续。”

  做民宿之外,陈清隆非常乐于和其他台胞,尤其是新到大陆的台胞分享自己在厦门安居乐业的故事和心得。不久前,他把高中毕业的儿子也带到厦门。“我相信台湾年轻人会在这里得到更好的历练和发展。”(来源: 新华网)

福建与金门从前沿阵地到水乳交融的历史变迁

  据福建日报报道 两岸一家亲,家和万事兴。伴随大陆改革开放步伐,两岸实现直接全面双向“三通”,一批又一批台胞来大陆谋发展,成为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和获益者。

  福建与金门隔海相望,最近距离不足4000米。然而,60年前,两地民众曾咫尺天涯,共同经历过战争与隔绝。如今,福建与金门在各方面的交流交往日益密切,福建经济社会发展也让金门民众从中受益。

  从海防前线到共饮一江水

  “福建向金门供水以后,最开心的就是孩子了。现在,他们住在爷爷、奶奶家,跟住在外公、外婆家一样,随时可以喝到干净的水,再也不用担心没水用啦!”每逢周末或节假日,当有围头新娘回乡探亲时,晋江金井镇围头村党支部书记洪水平总会向她们打听两岸通水后的生活,得知她们和孩子在婆家生活得越来越好,心中倍感欣慰。

  福建与金门都曾是海防前线,老一辈人犹记得60年前爆发的金门炮战,此后福建与金门处于隔绝状态,直到1979年两岸军事对峙结束。硝烟散尽,人们更加珍惜和平的滋味。

  今年8月5日10时02分,当来自福建晋江、穿越约28公里陆海输水管道的碧水,在金门田埔水库喷涌而出时,3000多名围观的金门民众欢呼雀跃。82岁的金门老人陈亚福还记得当日场景:“那日,我提前一小时就来到田埔水库,特意带两个空瓶子过来,装满水后拿回家作纪念。如今,福建和金门是真正的两岸一家亲了。”

  水是经济的命脉,金门同胞感受尤为强烈。由于水资源匮乏,长期以来金门经济社会发展受到极大影响。金门乡亲陈复宝至今难忘童年时邻里抢水的情景:“我们埔头村只有一口井,很多人凌晨四五点钟就去井边排队,大家还常和驻扎在金门的‘阿兵哥’抢水,可好不容易抢来的水却是黄黄的,常年喝容易落下肝病。”

  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期间,十分牵挂金门同胞的饮水用水问题,对福建向金门供水工作,从提出论证到具体措施,多次部署、亲自推动。1995年,福建向金门供水的构想被提出,最后由晋江向金门供水的方案获各方认可。

  金门供水工程历经多个阶段,终于圆梦:2015年7月,福建与金门签署供水合同;2015年10月,大陆段率先开工;2017年11月,海底管道全线贯通;2018年5月,双方进行联合测试,具备通水条件;2018年8月,福建正式向金门供水。

  水通了,金门民众心怀感恩。金门陆岛酒店董事长吴椿江高兴地说:“大陆不仅送来了水,更重要的是解决了金门旅游发展的瓶颈问题,相信未来到金门的游客会越来越多。”金门酒厂董事长吕瑞告诉记者,有了大陆来的水,缓解了地下水超抽的情况,这样金门酒厂优质地下水的使用量就有了充分保障。

  从海防前线到共饮一江水,金门县议长洪丽萍感慨道,两岸共饮一江水的梦想是两岸融合发展、共兴共荣的最佳实践,它将使金门与福建的纽带越来越牢固。

  从兵戎相见到通婚第一村

  福建与金门一水之隔。目前,2000多名在金门的大陆新娘中,福建姑娘占很大一部分。

  今年农历七月初七,来自金门、澎湖等地的100多位围头新娘携夫带子,回娘家参加第五届海峡两岸七夕返亲节。从1992年第一位围头新娘洪双飞嫁到金门起,至今已有100多位围头新娘跨海嫁到对岸。

  晋江围头是大陆距金门最近的小渔村,也是60年前的金门炮战最前沿战场。那时,围头村民洪建财只有16岁,每天冒着硝烟,给海岸炮兵扛运炮弹、装弹药,被称为“战地小老虎”。1979年元旦,大陆发表《告台湾同胞书》,炮声停止。慢慢地,围头与金门的民众开始通邮、通航、通商、通婚,第一位嫁到金门的围头新娘洪双飞是洪建财的二女儿。

  “我当时考虑了很多,但想到这门亲事就是海峡两岸的缘分,最后还是支持了。”洪建财依然记得,1992年初夏那场让人难忘的婚礼,女儿洪双飞与女婿陈应超成了1949年后围头与金门第一对通婚的新人。

  此后,随着交流交往日益频繁,越来越多围头青年与金门青年走到一起,家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围头与金门近在咫尺,但当初单趟行程却要两天。从围头乘车到厦门,从厦门飞往香港或澳门,然后飞台北,再从台北飞金门,费钱费时又费力。”洪双飞说,2005年大陆和台湾开通包机直航;2006年,泉金航线开通,海峡两岸的距离更近了。如今,围头到金门只要1个多小时。

  走在围头村,碧蓝的海湾美如画,休闲旅游与渔业带动全村经济蓬勃发展。据统计,2017年围头村游客总量超过150万人次,全村仅休闲旅游业、渔业的全年经济总量就达3.5亿元。围头人的日子越过越美,吸引不少围头新娘携夫回乡创业,更有9位对岸新娘嫁到围头,围头也成为两岸通婚第一村。

  从咫尺天涯到一日生活圈

  对金门文艺爱好者周祥敏而言,每天打开微信群,看看厦门的闽南大戏院最近有啥好戏要上演,已成为一种习惯。

  成立于2013年的闽南大戏院筹建之初便定位“联通海峡”,引进不少台湾精品剧目,包括赖声川经典话剧《暗恋桃花源》、台湾朱宗庆打击乐团的音乐戏剧《木兰》等。2014年12月13日,闽南大戏院与台湾育昇国际旅行社签约,将金门票务代理权委托给该旅行社,此后金门买票、厦门看戏成为许多金门剧迷的一种生活方式。

  周祥敏每日都要关注的微信群,是闽南大戏院两岸文艺爱好者共同建立的,里面已有上百位台湾文艺爱好者。“过去,如果想看剧,要跨海坐飞机到台北。如今,通过厦金航线,只要半小时左右的船程,就可以到闽南大戏院欣赏精品剧目了。”周祥敏说,依托“厦金一日生活圈”,金门文艺爱好者省下不少时间和金钱。

  随着两岸关系发展,曾经咫尺天涯的金门与厦门互动日益频繁。尤其是2001年厦金航线开通后,越来越多的金门民众到厦门看病、购物、会友、投资兴业等,“厦金一日生活圈”雏形渐成,从而带动旅游、经贸、文化的深度融合。

  厦金游艇产业蓬勃兴起就是一例。8月4日10时,伴随两艘游艇五缘湾壹号、海狼号驶进金门水头码头,19名大陆乘客乘坐游艇抵达金门,并于5日再度搭乘游艇返回厦门。

  “游艇产业是最具发展潜力的新兴产业,此次深化两岸融合发展之旅是厦金两地旅游交流协作的新实践和新尝试。”厦门路桥游艇旅游集团有关负责人说,自2014年厦金游艇自驾游首次试航活动成功以来,厦金两地行业协会、相关企业积极对接,合力推进厦金游艇早日实现常态化通航,目前厦金游艇直航活动已纳入厦门自贸片区游艇产业综合服务平台建设的2018年年度目标,预计“十三五”规划期内,厦金游艇旅游市场可形成百亿规模。

  相同的语言、相似的生活习惯、更有活力的经济环境,让更多金门人乐于享受“厦金一日生活圈”的便利。随着福建出台的一系列惠及台胞政策举措相继落实,未来金门民众赴福建学习、工作、生活将更加便利,这也为福建与金门交流交往注入新活力。(来源: 福建日报)

新闻链接:昔日“炮打炮” 今朝“心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