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漳浦漳平台创园 聚焦两岸农业融合发展之路

  在日前公布的2019年大陆国家级台创园建设评价中,福建省6个台创园评价等级全部为优,其中,漳平台创园、漳浦台创园并列第一名,清流台创园紧随其后,仙游台创园、福清台创园并列第四,惠安台创园位居第六。这也是福建省台创园连续三年包揽前六名。亮丽的成绩单背后,是福建各地各部门和台资农业企业坚持不懈的付出。近年来,福建省深化闽台农业交流合作,台创园成立专门管理机构,制定专项扶持政策,实施贷款贴息、电价减收、专项补助等优惠措施,加强园区基础设施建设,吸引台胞入园创业,初步形成“一园一特色、一区一产业”的发展格局。

 

园区全景。

园区总体规划。

  一朵兰花的集聚效应

  公司创始人黄瑞宝先生出生在台湾台南县,祖籍福建漳州。先后担任台南县兰艺协会会长、台湾花卉发展协会董监事、中华盆花发展协会副会长、台湾育种者协会常务理事、台湾兰花产销发展协会理监事、漳浦台湾农民创业园管委会副主任。他对整个兰花产业发展所做出的贡献得到了同行的认可,被亲切的称为“兰花先生”。详情

  漳州钜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员工在管护蝴蝶兰。(资料图片)

  今年2月下旬复工复产后,台资企业漳州钜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宝公司”)恢复了往日的忙碌。

  “目前蝴蝶兰正处于出苗阶段,接下来不仅可以满足园区蝴蝶兰种苗生产企业及周边花农的种植需求,还可以通过电商营销让漳浦种苗走进千家万户。”来自台湾台南的黄瑞宝是钜宝公司董事长,自2007年扎根漳浦台创园以来,他便专注于蝴蝶兰育种。截至目前,钜宝公司通过杂交选育的蝴蝶兰新品种已有3000多个,其中上市流通的品种近千个,成为两岸颇具规模的蝴蝶兰培育企业。

  在钜宝公司的带动下,一批两岸蝴蝶兰生产企业在漳浦台创园集聚成长。蝴蝶兰产业已成为漳浦台创园的特色产业,漳浦台创园也成为大陆最大的蝴蝶兰品种研发及种苗培育基地,年产蝴蝶兰种苗5000万株。

  大陆“90后”青年严浩便是在这一股浪潮中选择从龙岩移师漳浦台创园,从事蝴蝶兰种苗的种植与销售。“漳浦台创园的蝴蝶兰产业已成长为业内翘楚和创新先锋,杂交育种、组培扩繁、种苗培育、催花技术、成品花营销的产业链日趋成熟,这是吸引两岸业者入驻的重要原因。”严浩说,后疫情时期,由于园区内拥有完整的蝴蝶兰上下游产业链,许多蝴蝶兰生产企业较快地恢复了生产经营秩序。

  为进一步做大做强蝴蝶兰产业,漳浦台创园正在规划建设蝴蝶兰特色产业园,总投资1.5亿元,建成后将形成集育种研发、生产销售、金融服务、科普教育于一体的综合性园区。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黄瑞宝与福建农林大学科研团队合作开展的“中国特色兰科植物保育与种质创新及产业化关键技术”研究项目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这也是兰花领域的第一个国家科技进步奖。

  “该项目从2009年启动持续至今,可谓十年磨一剑,破解了兰花培育和产业化发展中的重大技术瓶颈,这必将大幅提升漳浦蝴蝶兰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漳浦台创园管委会主任林建国表示,下一步他们将借助两岸产学合作的力量,建立省级兰花培育基地及国家级蝴蝶兰种质资源及性状测试中心,推动兰花新技术、新品种的研究、示范、推广、应用,进一步促进蝴蝶兰产业形成规模化的集聚效应。

海峡花卉集散中心。

  闽台合作的双赢模式

园区标志性建筑—科技服务中心。 

  “蔡总,最近黄晶果的叶子变黄了?该怎么办?”

  “叶子黄是缺乏微量元素,可以施点磷钾肥。”

  ……

  虽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80后”台湾青年蔡志阳仍留在岛内,但他与漳浦台创园内的农户一直保持着联系,在线为他们答疑解惑。

  2013年底,出身农业世家的蔡志阳在漳浦台创园开始了创业之路。在他创办的漳浦台丰山生态农业园区内,汇聚了从世界各地引种的130多个花木瓜果新品种,仿佛一个奇花异果展示园。为了更好发展,蔡志阳采用“基地+公司”“基地+农户”等模式,通过田间地头现场指导、现场培训、现场示范以及线上答疑解惑等方式,带动周边农户共同致富,实现了两岸农业技术和产业的有机融合。

  “在台创园里,不少台农与本地农户合作,不仅能更好帮助农民朋友获得更好收益,还让我的果蔬新品种有了更大的推广平台。”蔡志阳告诉记者,这种线上线下合作的模式,既解决了当地果树品种单一、农户缺乏技术的难题,又带动台湾新品种、新技术的研发、示范和推广,实现了两岸农业的互利双赢。

  同样身在岛内的台湾青年王昭景则每日通过微信向老台商林守宏了解瓜果生长状况,林守宏则安排了农场工人现场勘察、代为管理。林守宏在漳浦台创园经营一家休闲农场,农场种植了大片的台湾九品香水莲花,并设有蔬果采摘、茶艺文化、生态餐厅等功能区。2019年,漳浦县在这里设立了两岸青年创业基地、两岸青年创业辅导中心。

  “台湾青年在农业方面的创业经验少,这里提供了一个驿站式的平台,让他们可以安心落脚、积累经验。”林守宏认为,农业产业在大陆是一个朝阳产业,但是需要有新农人加入,而这里就是最好的试验田,可以成为台湾青年西进试水创业的一个窗口。在王昭景看来,这块台青创业试验田则是漳浦台创园给予台青的基本保障,不仅吃住都在农场,解决了基本生活问题,还有两岸资深的农艺师传授经验,提供专业辅导,这种创业环境再好不过。

  截至目前,漳浦台创园累计引进台资农业企业287家,涉及花木果蔬、水产渔业、茶叶产业、休闲农业、有机化肥、农产品加工等行业,年产值达35亿元以上。

  蔡志阳家族三代务农,经营着新型农业产销。他从小就跟着爷爷、父亲在田地里劳作,深知农业生产的辛苦。大学时,蔡志阳攻读了建筑专业、管理专业,打算毕业后到上海办厂的姑姑那儿上班。然而大学毕业前夕,父亲对蔡志阳说:“台湾在推广一乡一休闲农业项目,家里的果园由县政府推荐辅导向休闲农场转型。家里人手不足,毕业后的蔡志阳直接回家“务农”。详情  

  融资服务的创新理念

  在位于漳浦台湾农民创业园的台康园九品莲花生态农场里,山色苍翠,环境幽静,阵阵清香由莲花池飘散而来。身处其中,赏莲花、闻莲香、品莲茶,不由地做着跟“沁人心脾”有关的所有事儿,趣从中来。这也是农场总经理林守宏最乐于与人分享的芬芳体验。详情  

  这几日,台商张唐维正忙着准备材料,申请贴息贷款。去年,他获得全省首笔针对台农的“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地上农业设施抵押”贷款,将5000平方米温室的经营权以及温室内的地上农业设施,按每平方米约600元的造价进行抵押贷款,成功借贷300万元。

  “这种贷款授信三年,其间每年只需按时偿还利息后,就可以再续贷。”张唐维将这笔资金投入建设新的蝴蝶兰温室大棚,扩大规模从事蝴蝶兰组培、种植、科研、销售。“今年6月,我刚刚完成了续贷申请,接下来园区还会给予贴息贷款,这将大大减轻我们的资金压力和生产成本。”张唐维说。

  农业项目投入大、周期长,如何融资是许多台农面临的难题。为此,漳州市县两级农业部门以漳浦县被列为全国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为契机,加快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地上农业设施抵押”贷款便是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人才进得来,更要留得住,就必须创新理念、细化服务。”林建国说,园区不仅为台农台企量身定制农业设施抵押的创新服务,还全面落实各项优惠补助政策,对园区内的台资农业企业全部给予农业“五新”、优质项目、用电等各类补助,仅去年一年就补助了上千万元。

  疫情发生后,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漳州市、漳浦县和漳浦台创园管委会出台各种暖心政策,从信贷投放和降低用电用气、物流成本,到减免、延期缴纳相关税费等方面进行扶持,有的台企甚至只用1天时间就完成了信贷调查、审查、发放工作。

  “有这么多好政策和这样贴心的管家,更坚定了我们在这里创业发展的信心。”张唐维说。

园区特色区域。

  美丽的樱花在绿意葱茏的高山茶园里绽放。

  在日前公布的2019年大陆国家级台创园建设评价中,漳平台创园与漳浦台创园并列第一。这也是漳平台创园连续四年获此殊荣。

  应通尽通,台农享同等待遇

  “‘台式乌龙茶’标准的通过,是落实应通尽通的重要一步,打开了两岸携手研制茶业标准的先河。”漳平台创园管委会主任颜燕芬介绍说,今年5月,由两岸专家、台农参与起草的《台式乌龙茶茶树品种》和《台式乌龙茶茶树栽培管理技术规范》福建省地方标准通过审定,两岸“行业标准共通”再进一步。同时,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也正式批准《台式乌龙茶》《台式乌龙茶加工技术规范》国家标准立项。

  作为大陆规模最大的台湾高山乌龙茶生产基地,漳平台创园目前有台企76家,台农600多人,其中规模以上茶企23家,高山茶基地48个,年产茶1600多吨,实现产值7.2亿元,是台胞个体工商户在大陆投资最密集的地区。然而,多年来,台式乌龙茶缺行业标准一直是台农的一块心病。

  “大陆法律规定,任何产品销售都要有执行标准。因为没有专门的标准,先前我们只能采用安溪铁观音的标准。但两岸乌龙茶在茶树品种、栽培技术和加工工艺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套用标准存在市场风险,不利于台农和产业做大做强,对我们打品牌、建通路也是障碍。”漳平台商联谊会会长、鸿鼎农场董事长李志鸿说。

  应通尽通,福建先行。2019年,我省全面推进两岸“行业标准共通”工作,优先从两岸同胞都喜爱的茶叶入手,以台创园为基地,由闽台专家、台农联合制定台式乌龙茶系列标准,推进《台式乌龙茶》《台式乌龙茶加工技术规范》等国家标准制定。

  “有了标准,大家的干劲儿更足了!”台品樱花茶园董事长谢东庆是第一个来漳平种茶的台农,全程参与了标准的起草工作。在他看来,标准由两岸一起写、一起检、一起用,双方共同受益,是两岸探索“应通尽通”的一次有益尝试。

  不止行业标准,大陆“31条”“26条”及福建“66条”“42条”等政策措施的出台,让台农享受到了更多的同等待遇……

  在林权方面,2018年,台青杨咏安顺利拿到5本、合计面积1000多亩的林权不动产登记证书,成为大陆首个获得林权不动产证的台胞;今年初,又有8名台农申领到林权证。在金融服务方面,漳平台创园积极落实国家贴息贷款政策,累计协助56家次台企从银行贷款1亿多元,申请发放贴息资金771.06万元……一项项同等待遇政策的落实,让台农实现“拼在漳平、乐在漳平”。

  产业融合,多元发展势头足

  端午假期,以台品樱花茶园为核心的景区重新开放,迎来不少游客赏花游玩,享受悠闲时光。

  “2019年,园区接待游客近10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近3亿元。”漳平台创园管委会副主任李清标介绍,近年来园区结合生态、观光、休闲等元素,推动农业多元化发展,打造独具特色的高山生态休闲旅游品牌,实现了传统单一农业向产业融合发展的华丽转身。

  产业融合催生效益,广大台农尝到甜头。谢东庆的台品樱花茶园被列入“中国十大樱花观赏地”,近年先后入选“福建省首批优秀创意旅游产品”“全国绿色食品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等,成为三产融合发展的榜样。

  “观光带来人潮,增加了我们的茶叶销售,也带动了周边餐饮、住宿等经济发展。”谢东庆说,去年茶园销售的茶叶达10万公斤,产值三四千万元;今年春茶产量超2万公斤。

  产业融合带动乡村振兴。近年来,当地集中力量打造“一企一特色”项目,推动产业融合发展,累计安排台品樱花茶园、鸿鼎观光工厂、岳山茶事人文休闲茶园等20个“一企一特色”项目,形成了观光休闲农业、健康养生养老、乡村旅游等多业态发展,一二三产业融合成效显著。

  与谢东庆一样,李志鸿也是产业融合的带头人。2004年,他来到祖籍地永福镇创办鸿鼎农场,开发茶园2500多亩。如今,鸿鼎农场已成为一个以文化展示、制茶观摩、休闲旅游为核心的茶文化交流中心,2015年,入选省级现代观光工厂。

台湾青年陈耘嘉带领游客体验制茶

  在老一辈台农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加入进来,80后台青陈耘嘉就是其中之一。2016年,陈耘嘉随父亲来到漳平接班承业,他将老茶厂改造成观光工厂,建起岳山茶事人文休闲茶园,并配套建造民宿、茶室,设计茶艺展演、采茶体验、研学等旅游产品,每年吸引成千上万名游客。如今,岳山茶事入选省级休闲农业示范点和现代观光工厂。

  “茶园成了旅游景区,不仅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对台农台企发展壮大也有反哺作用,可谓融合共赢。”李志鸿说,在种植业的基础上发展加工业、农业旅游,让农业“接二连三”,未来大有可为。

  台青创业,释放发展新活力

  连日来,90后台青庄于捷十分忙碌,人在济南茶叶批发市场的他正忙着展销春茶。千里之外的漳平尚顺农场,他的舅舅陈宏安是老一辈台商。拨通小庄的电话后,后者开心地汇报战绩:“今天又出货250公斤。”

  2019年,从台湾淡江大学毕业的庄于捷收到舅舅的邀请,希望他过来帮忙,用所学知识帮助茶园升级。来闽后,庄于捷被聘为茶厂厂长,主要负责茶厂日常管理和茶叶销售。

  “大陆政策好、机会多,是台湾年轻人实现梦想的好地方。”头脑灵活的庄于捷,去年在台创园的帮助下,在茶山修建了一条彩色自行车慢道,成为当地一个网红景点。按照他的规划,这里是茶园转型观光的第一步,未来将举办山地自行车比赛、赏樱骑行等活动,吸引更多人前来休闲骑行。

  另一位“90后”台青吴曜任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制茶能手。2012年,刚满20岁的他跟随父亲来到漳平,几年的跟班学习,如今他已经是父亲的得力助手。

  “多亏管委会帮我们做好疫情防控,抢抓生产时节,今年春茶产量超1.2万斤,眼下正忙着线上线下销售。”吴曜任说,疫情过后,休闲农业、健康养生游将成为旅游新宠,一定会迎来爆发式增长。他计划打造高山观光农场,主打教育科普、露营烧烤、采摘垂钓等户外旅游产品。

  和庄于捷、吴曜任一样,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台青跨海来闽创业就业。漳平台创园围绕“创业上扶持”“项目上支持”“生活上关心”发力,打造两岸青年双创新平台。去年成立的两岸青年智慧创业园,形成了集会议培训、农产品展示、电子商务于一体的智慧创业平台,为台青创业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

  如今,台二代接棒创业、台青跨海就业,已成为当地的新亮点。截至目前,当地已入驻台青64名,创办企业22家,形成了“茶叶+文创、茶叶+禅道、茶叶+研学、茶叶+旅游、茶叶+康养、茶叶+电商“六茶”共舞的发展新业态。其中,多名台青获得“创业之星”“福建省青年岗位创业能手”等荣誉称号,多家企业入选“台湾青年创业示范营(点、场)”。

  “与老一辈台农相比,台青受过更现代的教育,思维更活跃,创造力更强,他们是台创园最有活力的生力军。”颜燕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