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花鼓戏、楚剧和沈云陔

06/20/2006/11:22
华夏经纬网

花鼓戏(又称西路花鼓戏)从它萌芽的那时起,就被人们视为“淫戏”,受尽了官僚地主豪绅的压迫和摧残。当时地方上的恶势力勾结官府强加给花鼓戏许多罪名,用下令禁演、捕捉艺人、焚毁戏箱等残酷手段对它予以打击,使花鼓戏的声名受到极大损害。因此,而后来花鼓戏演员组班来汉口时,官府竟下令不准演出。艺人们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托庇”于汉口租界,在殖民主义者和黑社会势力的控制下,忍受惊人的剥削,还不敢堂堂正正地标出花鼓戏的名称,偷偷摸摸地演出谋生。

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抵达汉口,革命怒潮席卷长江。当时汉口最大的游乐场新市场被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接管,将新市场改名为“血花世界”。“血花世界”的领导人,共产党员李之龙表示同意接纳花鼓戏到华界演出,由“血花世界”在三楼开辟剧场专演花鼓戏。由于花鼓戏备受歧视,所以,总政治部提出要给花鼓戏定名,经湖北剧学总会中戏剧界的前辈欧阳予倩、刘艺舟、朱双云和傅心一等共同研究,将花鼓戏定名为“楚剧”(因汉剧原名楚调)。从此,楚剧成为湖北新兴的剧种,受到湖北地区观众的喜爱。

楚剧表演艺术家沈云陔,原来也是花鼓戏演员,少年时代用过“十岁红”的艺名。1918年前后,他由新洲原籍来到汉口,拜名丑李小安为师。从此在舞台上为改革、振兴楚剧奋斗了60个春秋(1978年逝世)。

楚剧虽然在政治上翻了身,但还是一个“七紧、八松、九偷闲”的乡班子,在农村立足是绰绰有余,但进入武汉这个大城市,显然不能满足城市观众的要求。沈云陔认为:楚剧“家底薄”(这是沈的口头禅,即班社少,剧目少,传统不深厚之意),不博采众长,提高质量,就不会有生路,他与楚剧老一辈艺人在李之龙的支持下,大胆革新,曾改编了话剧剧本《父子回家》和《费公智自杀》以及整理传统老戏《玉莲汲水》等剧。正由于这样,楚剧从组织形式到剧目内容都发生了显著变化。由一个小型乡班,发展到近百人的大剧团;剧目由“花鼓戏开了锣,不是喻老四便是张德和”,发展到古装、时装、文戏、武戏、连台本戏样样都有;演员行当也由“小旦、小生、小丑”,发展到生、旦、净、末、丑一应俱全。抗日战争时期,全国文艺团体云集武汉,沈云陔号召楚剧艺人不仅要学习汉剧、京剧;还要学习话剧和其他表演艺术。和沈云陔经常合作的老艺人段殿坤、高月楼、陈梅村以及中年一代的演员袁璧玉、熊剑啸、高少楼等首先起来响应,这对丰富楚剧剧目,提高表演艺术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沈云陔更是身体力行,他的不少好戏如《软玉屏》(秦腔移植)、《夜梦冠带》(巴陵汉剧移植)、《杀狗惊妻》(川剧移植)、《庵堂认母》(锡剧移植)、《打金枝》(河北梆子移植)等都是向兄弟剧种学来的,成了楚剧的保留剧目,常演不衰。

(商若冰)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