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张之洞生活琐闻

06/20/2006/11:16
华夏经纬网

清代官场中人,爱玩古物成风,湖广总督张之洞尤酷嗜此道,自命精于古物的鉴别。由于当年古玩的行情好,利润巨大,仿古的赝品也应运而生,而且达到了乱真的程度。有一年,张之洞在京以高价购得一古鼎,斑烂璀璨,价值连城,张极为得意。回鄂时大张筵席,请僚属共同欣赏。置鼎于案,插梅花一枝于鼎中,注水少许以润花。不意酒过三巡,鼎下竟有水徐徐流出,满堂惊愕而大为扫兴。经仔细检查始知鼎非古铜所制,而为纸板仿制。张始知为古董商所骗。此事一时被传为笑柄。

张之洞饮食起居与常人有所不同。他每天下午2时始入睡,至晚10时乃起治事,幕府中人及僚属,有事请谒皆在深夜,甚至候至天明始获传见。总文案李文石每日入署办公,皆在晚上10时以后。与张之洞商洽公务,往往谈至翌晨出署。有时会客谈话未已,张之洞忽然闭目假寐,甚至沉鼾,置客不理。客人不好惊动,只可退出。为此,大理寺卿徐致祥还参劾他辜恩负职,奏疏中说:“兴居不节,号令无时。”清廷谕令李瀚章查明具奏。李瀚章复奏回护,措辞极妙,说:“誉之者则曰夙夜在公,勤劳罔懈。毁之者则曰兴居不节,号令无时。既未误事,此等小节无足深论。”轻描淡写地给他掩饰了过去。

在饮食方面,张之洞最嗜食鲜果及糕点蜜饯等物,其办公桌旁设有小几,上置各种鲜果、糕饵十余盘,以备随时取食。每日正餐亦必设水果数盘及中外佳酿若干种,先以果类佐酒,饮毕而后进餐。蹲椅上据案而食,不喜垂足而坐。

张之洞还喜爱养猫。卧室中常有数十头,每亲自饲之食。猫有时遗矢于书上,辄自取手帕拭净,不以为秽。而且还向左右侍者说:“猫本无知,不可责怪,若人如此,则不可恕。”由此可见他对猫的偏爱与宽容。

1909年(清宣统元年),张之洞在北京逝世,终年73岁。全国朝野送挽章者甚多。其中有一副挽联写道:

死者长已矣,云门石甫同怅望;

魂兮归来乎,朝云暮雨各凄其。

此联中之云石、石甫,皆是张之洞的得意门生,即樊增祥、易顺鼎之号。联文寓讥诮二氏之意。朝云、暮雨据说是张的两妾之名。

张之洞去世后,朝廷赐谥号文襄。无遗产,家境不裕。他的门人僚属早知道这种情况,所以致送赙仪都比较重,张家所办丧事也就全赖这笔钱,治丧下来所剩无几。人们谈及此事时说:一生显宦高官,位极人臣,而宦囊空空,可称廉隅云。

(喻枝英)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