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凤凰涅槃

06/15/2006/15:16
华夏经纬网

楚人刘邦得了天下,把国都建在长安。千里之外的楚地,成了他梦里的故乡。在那首著名的《大风歌》中,刘邦唱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两千多年前,一位被贬谪的诗人在沧浪江边对一位渔夫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后来,面容憔悴的诗人抱着石头沉江而死。投江的诗人,就是楚国的屈原。

 

楚国从建国到灭亡,有八百多年,是中国古代延续时间最长的诸侯国之一。楚人的始祖,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湮没在古老的神话和传说当中。

 

夏、商时代,汉水流域和湖北荆山一带,生长着许多叫做“荆”、“楚”的灌木,据说“楚”的正式国号和族号就与这种灌木有关。

 

楚国最兴盛辉煌的四百多年,是在荆州一带。荆州,相传是大禹治水定天下后,划分的九州之一。《三国演义》洋洋一百二十回,其中七十多回都与荆州的战争有关。

 

如今,烽烟散尽,古城里的人,过着波澜不惊的生活。

 

荆州古城的历史中,最辉煌最激动人心的时代,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当时,这里是楚国的所在。

 

纪南城是楚国都城的遗址,在荆州城的北边。方圆大约五公里,是荆州城城址的三倍多。

 

公元前689年,楚文王迁都到了这里。文明的灿烂阳光,从江汉平原的西部照到东部,从汉水的西边照到东边。

 

当时,关系到国力昌盛的铜矿的开采、铜器的铸造,也都有蒸蒸日上之势。

 

铜器铸造的方法,楚人是从中原学来的。他们不抱偏见地去学,因而能博采众长;不受拘束地去创新,因而能独标一格。楚式铜器纤丽而充满幻想,庄严中见精巧,富丽中见雍容。

 

史书记载,楚国国君楚庄王不理朝政,一天,一位大夫求见,请庄王猜一个谜。大夫问:“有一种鸟,连着三年既不飞也不鸣,这是什么鸟呢?”庄王回答:“三年不飞,但一飞肯定冲天而起;三年不鸣,一鸣必然惊人。”

 

在这个故事里,士大夫以鸟提醒庄王,庄王也借鸟表达自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雄心。这鸟,就是楚人心目中至真、至善、至美的凤。

 

楚人崇拜凤。鹿、虎、龙等这些在一般人看来高贵的形象,都成了凤的陪衬。在楚人眼里,凤是通天的神鸟,只有得到它的引导,人的灵魂才能飞登九天,周游八极。凤又是先祖的化身,它无处不在,飞不鸣扬灵动,华贵伟岸。

 

以凤自喻、三年不飞不鸣的庄王,后来果真显出非凡气魄。他整顿吏治,安内攘外,“并国二十六,开地三千里”,使楚国跻身春秋五霸之列。

 

楚国先后灭掉了近六十个小国,基本上统一了中国的南部,并在面积、人口和兵甲的数量上,居于列国之首。当秦国崛起于关内的时候,楚、秦形成东西两强。

 

楚人尚赤,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日神的远裔,火神的嫡嗣。楚人始终倾心于红色。

 

时间一直没有冲淡这火红的颜色,反而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发浓烈。楚国漆器,最动人心魄的就是黑红两色,两千多年了,风云消褪,他们却依然绚丽灿烂。

 

鼎盛时期的楚国,面积近一百万平方公里,人口有五百万,占战国时期中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纪南城里,熙来攘往,一批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涌现在楚国:道家老子、农学家许行、天文学家唐昧、阴阳学家南公、兵家范蠡、杂家伍子胥,还有音乐家钟子期、文学家屈原、宋玉等等。

 

楚国的纺织工艺很先进,在纪南城出土的丝织品,无论衣裤,还是丝带,每平方厘米的经纬度达140根,比今天降落伞的密度还要大。薄如蝉翼,轻若烟笼。

 

讲究生活,乐于创造,楚人的日常用品,也非常精美。

 

楚国登上强大和繁荣的顶峰,成为战国七雄中的强者。等到怀王即位,楚国已开始了衰落的进程。偏听偏信的怀王,毁了楚国与齐国的联盟,亲手断送了遏制强秦的最后一股力量。

 

战国末期,秦朝军队如决堤之水,势不可挡。公元前223年,秦国灭楚国。

 

就在天下归一的盛赞之中,一个预言悄悄在民间传开——亡秦必楚!

 

15年后,楚人项羽在强秦的暴政下,举起故国火热的旌旗,推翻了秦王朝。项羽最后败在同是楚人的刘邦手里。乌江畔,英雄末路,无颜再见江东父老的项羽,举刀自刎。

 

    楚人刘邦得了天下,把国都建在长安。千里之外的楚地,成了他梦里的故乡。在那首著名的《大风歌》中,刘邦唱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